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厦门鼓浪屿知名家庭旅馆“娜雅”关门 租金翻10倍无法承受(图)

原标题 [“娜雅”关门 被逼无奈还是另有图谋? ]

难觅先兆

两个月前“娜雅”刚获评鼓浪屿“诚信经营示范单位”,作为岛上“元老级”的家庭旅馆,“娜雅”一直被视为行业标杆

租金危机?

据称“娜雅”2006年开业时,每月房租只需8000元,此后不断上涨,此次租期到后更从3万元飙涨到8万元,老板于是选择退出

娜雅门口的招牌已经摘下
娜雅门口的招牌已经摘下
娜雅内院已是一片狼藉
娜雅内院已是一片狼藉
娜雅大门紧闭
娜雅大门紧闭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 (鼓浪屿站记者 黄晓波)现在,就连鼓浪屿的“元老级”家庭旅馆,也被岛上畸形的商潮给“淹没”了。昨日,鼓浪屿家庭旅馆商家协会副会长董启农发微博称,作为行业标杆的娜雅家庭旅馆因为承受不住飞涨的房租,被迫关门歇业。“七年之间,房租从八千涨到八万,旅馆走的是传统商业营销路线,自然受不了。岛上房租再这么无理智地涨下去,那么娜雅的倒掉,恐怕只是一个开端。”董启农说。

不过,网上也有评论猜测称,娜雅这几年早已赚得盆满钵满,选择在这个整治风声正紧的时候退出,或许也是有其“见好就收”的考虑存在。

现状

房东已经找到下家

刚在两个月前,鼓浪屿餐饮、旅馆行业首次“诚信经营示范单位”评选结果揭晓,已在岛上耕耘七年的娜雅家庭旅馆不出所料地获得了“诚信经营示范单位”荣誉称号,成为岛上仅有的七家获此称号的家庭旅馆之一。

然而仅仅过了两个月,昨日,记者再次来到娜雅门前,昔日的繁华消失殆尽——招牌早已摘下,内院一片狼藉,只有几位工人正卖力地拆卸着店内留存的家具。一位工人告诉记者,娜雅刚刚关门,房东已经找到下家,他们也是当天上午才刚刚进驻施工的。

记者试图通过手机联系娜雅老板黄女士,无奈对方已经关机。

内情

房租从8千涨到8万

董启农告诉记者,鼓浪屿家庭旅馆的扶持政策是在2008年才出台的,岛上家庭旅馆行业也正是从那时才逐步蓬勃起来,但是,早在2006年,娜雅就已作为“敢吃螃蟹的人”进驻鼓浪屿,算得上是鼓浪屿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家庭旅馆,多年的经营中,娜雅已成为鼓浪屿标志性的家庭旅馆。

娜雅的标杆地位在网上体现得更为明显,绝大多数鼓浪屿自助游攻略都会提到娜雅。

但是,再牛的家庭旅馆,也扛不住房租的飙升。董启农告诉记者,娜雅家庭旅馆共有19个房间外加1间不大的咖啡厅,总面积在600多平方米,入驻之初,月租金大概在8000元钱。“后来房租逐步涨价,1万、2万、3万,最近租期已到,一下从3万元涨到8万元。家庭旅馆经营走的是传统商业营销路线,回收周期长,又有淡旺季之分,面对这么高昂的房租,不堪重负啊!所以只能选择关门歇业了。”董启农说,“一个品牌做起来,非常不容易,娜雅的关闭我感到非常可惜。但是痛定思痛,如果岛上房租再这么无理智地飞涨下去,那么,娜雅的关闭只会是新一轮关店潮的开端。”

观点

网友猜测其“见好就收”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娜雅退出鼓浪屿的同时,其他“娜雅家族”成员却依旧在岛上经营得风生水起。

对鼓浪屿略加了解的人都知道,张三疯奶茶、赵小姐的店、潘小莲酸奶、李小仙茶叶这几家店算得上是鼓浪屿上生意最红火的几家“新概念”店铺,在无数游客的热捧下,分店开了一家接一家,甚至冲出鼓浪屿,进入中山路,至今兴旺不衰。

虽然常有网友指责这些店铺“篡改”鼓浪屿文化环境,破坏鼓浪屿人文氛围,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店铺利用“概念”和网络的新型营销方式确实取得成功。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几家店其实都是“一家人”,背后有着一个共同的营销团队,而这个团队的“掌舵人”,正是娜雅老板黄女士的亲生儿子。“儿子的新概念营销店铺成功存活下来,甚至引领商潮,但母亲走传统营销路线的旅馆被逼走,个中缘由,值得我们思考。”董启农说。

不过,也有网友猜测称,“娜雅家族”这几年间早已赚得盆满钵满,作为“母店”的娜雅选择在这个整治风声正紧的时候退出,或许也有其“见好就收”的考虑存在。

难道“黑商中介”真像许多部门反映的那样无法可依或者难有法依吗?对此,集美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法学教授李绍平给出了不同见解。李教授认为,“黑商中介”泛滥并非因为法规缺位,真正的症结或许在于监管成本大和处罚强度小。

李教授建议,通过建立电子黑名单、以“不当联结获利”界定黑商等做法,可以对压制“黑商中介”起到积极作用。而许多关心鼓浪屿的社会知名人士,也对此事开出了自己的“药方”。

监管需费大力气

处罚标准却很低

“对商业中介或者导游,国家都有明确的法规来界定其身份合法性,只要依照这些法规,不论是现在的‘黑商中介’还是以前的‘野导’,都可以得出其‘身份不合法’的结论,从而给予相应的处罚。”李教授告诉记者,话虽如此,但从执行的状况看,难抓、难管却是个“全国性”现象,这其中不单只有“取证难”的原因。

李教授表示,不论是现在的“黑商中介”还是之前的“野导”,由于其“游击性”很强且违法成本非常低,政府部门监管防范需要投入很大成本。与此同时,而依照目前的法规,对这类行为的处罚强度又较弱,这就导致政府部门的“监管收益”过低,所以政府部门不愿或不能投入大量精力、资源用于整治“黑商中介”。“另外,对于这类事件,政府干预的前提一般是得有投诉,才好介入个案,然而当前举报渠道不够通畅,很多游客都是忍气吞声。”李教授说。

建立电子黑名单

对游客充分告知

如何遏制“黑商中介”或“野导”的泛滥?李教授建议,“堵”的方面,可以尝试建立“黑商中介”、“野导”电子黑名单——将那些遭到游客投诉并且确证的“黑商中介”记录在案,并在岛上通过设立触摸屏等方式,将这些人的一些基本信息以黑名单的形式公示出来,另外还用“不当联结获利”这一法律概念来界定“黑商”,将“黑商”也列入黑名单。其次,李教授还建议从游客的角度着手堵住“黑商中介”的机会。“我们可以制作一份简明扼要的‘游客须知’,通过几个案例让游客明白‘黑商中介’的存在及危害,并主动发到每一位上岛游客手上。甚至还可以在须知中规定游客‘有义务拒绝黑商中介,如果接受,出问题后果自负’。”李教授说,“通过这样让每个游客了解‘须知’,了解‘义务’,看到‘黑名单’,将大为减少‘黑商中介’的市场。不过这么做势必加大政府成本,这也就是我说监管成本高的一个体现。”

疏的方面,李教授则建议可以参考山西、深圳的做法,通过地方立法,在“不侵害游客利益,不危害公共安全,不破坏经济秩序”的前提下,允许正规导游收取小费,以此激发正规导游的“潜力”,从而冲击“黑商中介”的市场。李教授还建议,政府可以考虑投放“散户导游”——由旅游部门统一认证管理、不挂靠旅游公司的个体导游,将导游市场放开,让市场自己去竞争,将打着导游幌子的“黑商中介”挤出市场。

【集思广益】

让“黑商中介”再就业

福建省旅游学会执行会长彭一万:建议给“黑商中介”提供再就业机会。“政府可以提供政策,鼓励他们转行,给这些人提供适当而合法的职业,通过转行来规范鼓浪屿上的旅游市场。”

严惩“黑商”遏制中介

鼓浪屿申遗顾问龚洁:建议制定对“黑商”的严惩机制,对于主动给“黑商中介”回扣的商家应该从严惩罚,从商家环节制止“黑商中介”。

建立平台对接多个部门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民盟厦门市委副主委朱奖怀:针对“黑商中介”主动向商家、旅馆索要回扣的情况,政府可以建立一个统一的“数字投诉平台”,这个平台可以交由一个专门的部门管理,让投诉人有一个明确的投诉窗口,“不管是旅馆、商店,还是景点,如果有野导索要回扣,游客可以投诉,不堪其扰的商家或者旅馆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进行投诉。”

朱奖怀建议,这个专门部门根据投诉人所投诉案件的类型,将投诉分配给各个职能部门,比如说商店来投诉的就应该划归给工商部门管理,景点投诉的就应该划归给旅游局管理,“同时,这些职能部门如果处理完了,要及时上报案件处理情况,最后由专门部门反馈给投诉人案件处理的结果。”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