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山西:长治浊漳河峡谷古建筑探访自助游攻略(2013版)

所属地区:山西 长治适合人群:自驾族出游难度:微难
适合天数:2天花费预算:200元适合时间:全年
(大唐遗构下的小姑娘 摄影:空游无依)
(大唐遗构下的小姑娘 摄影:空游无依)

可能是出于一种对时光的迷恋,历史遗迹对我有着难以言述的吸引力。建筑是历史古迹中最常见的遗存,我很喜欢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们应当把建筑追溯到万物所是而归属的领域。”在我的观念里,走向那些浸透了时光的古代建筑不仅仅是地理空间的旅行——当你终于看到触到嗅到听到那幢古屋的色形气声,置身其间,犹如在时间的深井,深刻感觉到四维的存在。对于向往远方和内心的行者来说,彼处即是空间向度的远方,也是时间向度的远方;亦如背井离乡的游子的故土,抵达亦是回归,那种自我存在感在内心超像素的屏幕上显影,愉悦而神秘,不可磨灭。

缘起

上世纪初,国际建筑史学界有这样一个说法:中国唐代木结构建筑雄浑豪迈,是世界建筑史上的珍宝,但是要看实物必须去日本的京都和奈良等地,因为中国大地上唐代木构建筑已荡然无存。

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年轻的建筑学家梁思成去山西民间做田野调查,在五台山下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找到佛光寺,一见其主殿的形制,不禁大惊,经过对其一系列审慎严密的调查考证,确定它的主体结构建于唐朝大中十一年,即公元 857年。梁思成激动得热泪盈眶,中国无大木唐构的说法从此不攻自破。

中国古代,建筑房屋,多以木材构架为主要承重,因此木结构的建筑也称为“大木作”。木构不同石构那样容易长久保存,时代久远愈是弥足珍贵。随着学界的重视,经过了几十年,又有三座唐代大木作被发现,他们是五台县的南禅寺,芮城县的广仁王庙,平顺县的天台庵。但目前为止,能确定断代为唐的较为完整的木结构古建,也仅仅只有这四座。他们全部都在山西省境内,全部都地处偏僻,各自隐于一些小山村的一隅。

(站在时光之上 摄影:空游无依)
(站在时光之上 摄影:空游无依)

自2008年起,我陆续借机探访了佛光寺、南禅寺和广仁王庙。唯有天台庵,未曾借到时机,耿耿于怀。直到偶尔得到长治摄影迷“老树”的一张地图,标识山西平顺县浊漳河峡谷S324公路20余公里范围内八座鲜为人知,却又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庙寺院,其中最古老的正是天台庵!其余亦是珍贵古朴的五代、北宋、金、元及更多明清时期的遗构,这些古迹沿着浊漳河流域,在太行山腹地一些偏远村落和神秘山谷,延绵陈列,可比作一串时光的脚印。这对我来说如同一张“寻宝图”。清明假期临近,无法滞心于京城大都市,在极具号召力的好友冰Bingo的协助下,召集同伴,拟定计划,预约车驾,假日前夤夜出发,直下河北,右入太行。

风水形胜的古建博物馆

由河北涉县进入晨雾中的太行山腹地,沿着漳河峡谷拐入河南林州境内,谷中河水蜿蜒,杨柳吐绿,野山桃,花开满树灼灼其华。太行山壁峥嵘两岸,著名的红旗渠在山崖腰间悬流,忽尔凿岩入腹。在此浊漳河谷上有斜跨一桥,贯通S324公路,为三省交界,此岸为河南林州境;对岸往东,河之下游为河北涉县;往西,河之上游即为山西平顺县境内。

龙门寺

我们一众十人一车,此行由东往西,第一站为龙门寺,借助手机GPS定位和路遇乡民咨询,进入平顺县石城镇不久,驱车偏离主道,沿乡间公路北行,雾色中山势绵绵,溪水跌扑,山坡多植花椒树,嫩芽初绽。不出十里,山谷中一处山坡台地四面环山,风水形胜令人称奇。其坡前向南,有矮山如障,坡下溪水潺潺——此为南方朱雀;北面背靠巍峨大山,峰峦排列——此为北方玄武;东面山峰伏起,有绝壁如削环侍——此为东方青龙;西面有奇峰孤兀突起,如同一位神祇护卫——此为西方白虎。山坡台地上地势平缓,周围植被多为普通树木,而平台里却突然古木参天,尤其两棵白皮松,腰围两人合抱不及,大家纷纷讨论树龄,有说二百年,有说五百年。古树掩映中有一处伽蓝,正是龙门寺。

正对的山门建筑样式古朴大气,大门之上屋檐之下,一朵补间铺作斗拱叠叠挑出,如同层层绽开的莲。估计此筑不下五百年,趋前去看,旁有金属铭牌,标注此龙门寺用做山门的天王殿为金代建筑,距今已有800年。

(风水形胜龙门寺 摄影:老树)
(风水形胜龙门寺 摄影:老树)

正在山门前围观,赞叹,从旁边小门里出来一位老人,对我们说:山门是金代的,院里西配殿是五代十国时的,有一千多年了。他是龙门寺的文管员,我们小心客气地问可不可以进院里看看,言外之意是“要多少钱门票?”未曾想他说:进去吧,大殿里不许拍照。

龙门寺是一座完整的寺院,虽然不大,但山门、主殿(大雄宝殿)、东西配殿、后殿、钟鼓楼、僧僚一应俱全,只是已无僧人住持。寺院始建于唐亡之后的五代初期,由于历史原因,建筑代代有所损毁又重修复建,至今寺内最古老的建筑为五代遗构,依次却还完整保存有北宋、金、元、明、清各朝代的屋舍——龙门寺宛然已是一座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

最引人注目的是寺中的大雄宝殿,虽是殿堂古建中常见的单檐歇山顶,飞檐如翼展微翘,但其构件古朴雄壮,色彩昏沉却夺目摄魂,屋顶双鸱吻翘尾向天,口衔龙纹屋脊,脊中有一琉璃狮子,背负葫芦形刹顶;檐下斗拱壮大,昂尖刺出约有三尺,全然不是常见的明清式样。近观铭牌,标注为北宋绍圣五年(公元1098年)建造。殿外山墙上,能清晰地辩认出“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标语。想来文革时龙门寺曾做为乡村小学的校舍。

但龙门寺内最为珍贵的文物建筑却是主殿前院不太起眼的西配殿,这是一座三开间悬山顶建筑,这座西配殿为五代后唐同光三年(公元 925年)所建之遗存,殿内无柱,梁枋简洁规整,木构件陈旧古朴,样式犹存唐风。中国现存五代时期建筑仅有九座,这是其中之一。在古代建筑等级中,悬山顶建筑低于歇山顶,更低于庑殿顶,仅高于硬山顶,常用于宫廷或庙宇建筑群中的配殿、厢房,在民间住宅建筑中也被官方认可,是比较常见古建格式。但龙头门寺西配殿是现存最古老的悬山顶建筑,是现存悬山顶之祖。

龙门寺后院的燃灯佛殿为元代建筑,格局亦是古朴,即异于唐宋,也不同于明清,是其间的传承过渡。前院东配殿为明代建筑,构件的装饰性已明显增强。其他屋舍,则多为清代,砖木花纹细节雕饰渐多渐繁丽,此时似乎已进入中国古建的“巴洛克时代”,只是古朴灰暗,完全没有巴洛克的奢华风气。

融入时光和乡村的瑰宝

阳高乡

淳化寺

阳高乡在龙门寺西南八公里,阳高村是一个较大的村庄,因为S324公路穿村而过,相对较为繁华,我们将此做为一个小小的据点,午饭并且小憩,按“寻宝图”所示,村中有一座北宋时期的古殿。问当地村民“淳化寺”在哪里,却挠挠头茫然四顾,又跟同伴交流了一下,指着村外一座山间,说那里有一个寺庙。远远望去,果然山腰有幢现代仿古的乡村建筑,彩旗飘飘,隐隐似乎挂了不少红灯笼。“那里挺灵的。”——他可能以为我们是来烧香求福的。我只好问他村子里有没有很老很老的庙,他说是有一座,但已经空了。指路让我们去村委会那边问问。

(与乡村同生活的金代古建 摄影:空游无依)
(与乡村同生活的金代古建 摄影:空游无依)

实际上淳化寺并不难找,阳高村除了S324公路,仅有一条宽敞可行车的街。沿街进入村中心,在小学门外有尚未清理完工的小小的广场,淳化寺仅存的主殿,就在那里。高古巍然的单檐歇山顶与村舍、电线杆相依。故时淳化寺是龙门寺的下院,原构为北宋年间建筑,在金代时进行过重修,淳化寺保存了北宋和金两朝的建筑风格。我们在主殿北壁嵌入墙中的一块斑驳古碑上隐约读到“大定”的年代落款,碑文大意是金代大定年间修缮淳化寺云云。

淳化寺周围未设围墙栏杆,门前有两通宋代石经幢,另有一块全国重点文保的碑。村里的一位姑娘在山墙的一角打电话;后门有一辆破损无用的拖拉机,两个孩子在玩石块;大门前停了辆轿车,左近的村舍门开,出来一位大妈,与车里的人寒暄。——在八百年的飞檐斗拱之下。

侯壁村

回龙寺和夏禹神祠

侯壁村在阳高村东南三公里外,过浊漳河,村庄在一个山坡上。遇到的第一位村里人,问及回龙寺和夏禹神祠,居然也是茫然不知,只好说“古庙”,才大至理解我们的来意。看来当地村民对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些国宝,只是当作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不在乎他们的大名,就像我在我家小区,当有人问我47号楼在哪里,我也茫然无知,但若问有间馒头铺的那幢楼,我立刻就明白了。

小小的侯壁村有两幢国保级文物建筑,村口坡间有一幢不大的古屋小院,因其悬山顶的式样,很容易混同普通民居,我们路过时竟然错过。实际上这幢小小的古庙,是金代建筑遗存,在建筑史研究里,回龙寺佛殿保存了诸多早期建筑做法,比如柱头不施普柏枋,阑额至角柱不出头等,都弥足珍贵,是研究古代建筑地方手法的珍贵实例。据说殿内壁上还保存一些壁画,但文保员要求有县文管局的电话才能开门让我们进去,而这一天是个节假日,我们打去平顺县文管局的电话无人接听,只能作罢,在屋外围观它的斗拱木构之后,则去寻找另一处国宝。

侯壁村建于山坡上,村中央是一座小小的峰顶,一个小小的建筑群踞于山顶,村舍四围仰望,其时建筑群外搭建了脚手架和防护网——那里就是夏禹神祠,这段时间正在落架维修。即不能入内,近旁,听闻门内有深沉巨大的獒犬的吠声。夏禹神祠的主殿为元代遗构,绕祠一圈,山坡下村舍铺陈,巷路中有老人踽踽行过,远山四合,峰峦峻峭耸峙。浊漳河在村北绕过,水岸岩石奇峻,河畔柳芽如烟。

(浊漳河春色 摄影:空游无依)
(浊漳河春色 摄影:空游无依)

车当村在阳高村东北两公里,S324公路上有岔道通往,但我一时疏忽,错过路口。由于连夜行车,此时大家已经困顿不堪,只想打尖住店好好休息一下,特别是辛苦的司机师傅。同伴笑称我们今天这一路是“停车看庙,上车睡觉”——午后时光实在太困了。于是放弃了寻找车当村佛头寺的计划,一路前往潞城。

车当村佛头寺仅存一主殿,为金代遗构,形制与阳高村淳化寺近似。

大雅与乡俗

辛安村原起寺

辛安村属于潞城市,与平顺县境隔浊漳河以S324公路辛安大桥相通。这是第二天的早晨,我们今天的第一个目标是辛安村原起寺。辛安村也是一座建在山坡上的村庄,沿公路有不少商铺,桥头有一处浊漳河漂流景点,未到丰水季节,尚未开业。此处亦是公交车站,交通颇为发达。与冰Bingo在村头探路,河边山坡有两道石阶向上,问村民哪条可到原起寺,答曰都行。于是约定各走一条,在寺内会合。

这座有些传说的,被称为凤凰山的山头并不太高,但沿途林木葱笼,幽静而清新,回头俯瞰浊漳河形成一个峡谷被两山相夹,绿茵茵的早春,有大水鸟在河面滑翔,心旷神怡。一个拐弯即到了山门,却也能全览山下的村庄,未曾想眼前情景大变——竟然是村中的广场,种满了碧桃、连翘、玉兰、垂柳,好一个姹紫嫣红。而这般花团景簇之间,搭起了各种遮阳篷和地摊商铺,不远处是村中戏台,虽是空的,但新拉着横幅“新乡市豫剧团”,乡村广场上人群簇拥,摩肩接踵,竟是个集市。

我正用镜头远远地瞄着集市,屏息凝神,待要按下快门,突然耳轮中叮咣一片巨响,冷不丁吓得我魂飞天外,跃出二米开外。待收拾魂魄,定下神来,原来我头顶上方的原起寺有人悬下一挂鞭炮在放,并不知道下方有人。不禁失笑,鞭炮放完,耳膜兀自嗡嗡作响。

(春光里的原起寺 摄影:空游无依)
(春光里的原起寺 摄影:空游无依)

由山门拾阶而上,即是凤凰山的最高处,平地面积一亩有余,遍植柏树,有一殿、一塔、一亭,和一间文管员居住的小房子。塔为密檐砖塔,檐下仿木斗拱造型,名为青龙宝塔,为唐代始建,北宋重修;小小的主殿单檐歇山顶,名为大廷殿,北宋始建;殿前有一个香亭,不同于大多数“亭”的攒尖顶建筑,这个香亭是卷棚歇山顶,四根方柱为青石刻成,每根柱上有一行诗句,四柱联成一首七言绝句:“雾迷塔影烟迷寺,幕听钟声夜听潮。飞阁流丹临极地,层峦叠翠出重霄。”

原起寺香火极旺,虽然已无僧人,但文管员和一位老婆婆代替了住持,掌管祭祀。小小的香亭里挤满了香客,上香、上供、抽签、解签,在主殿内、古塔下一一膜拜,然后撞响大钟,每完成一套程序,即到旁边点一挂鞭炮。问及一位香客,告诉我今天是原起寺一年一度的正日子大庙会——原来赶上了大庙会。

《诗经·大雅·生民》篇说到初民的祭祀:“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载燔载烈。以兴嗣岁。”三千年前的典礼,一千年前的古建,现代的民间祭祀。这就是活灵生动的文化传承吧。

别的同伴都已上来,冰Bingo却迟迟未见,想来她被山下的庙会集市迷住了。原起寺下还有一“玉皇庙”,顾名思义,是奉供玉皇大帝的,建筑规模比原起寺还大,但香火规模却小得多,院落空旷,内部人很少,建筑为清代遗构,有长治市级文保的碑。庙外面却是人声鼎沸,庙门口摆了一牙医的诊摊,旁边有炸油条的,买凉皮的,其他如卖布匹、卖农具、卖水果,以及上党驴肉、潞城甩饼、酥肉汤,还有假宝石摊、照相摊、秤摊……沿途排开。妇人领着娃娃讨价还价,娃娃自顾自吹着玩具哨子,老人挎着藤蓝,青年男女花衣招摇。一派浓郁的人间烟火气,生机勃勃。

那边厢豫剧团已经开唱,似乎是《封神榜》中的一个故事,纣王与奸臣设计陷害一位忠良。台下观众多是老人,凝神倾听,如痴如醉,为忠良担心。调皮的孩子成群结伙在台下跑来跑去,不亦乐乎。台前一位龙套武士手扶腰刀,丁字步肃立不动,目视远方。一位顽皮孩子站在舞台前缘正中央的台阶上,离演员不过二米开外,面对着他指手画脚,咿咿呀呀,那位武士兀自不动,如泥塑木雕,令人忍俊不禁。

(小顽童 摄影:空游无依)
(小顽童 摄影:空游无依)

实会村大云院

辛安村沿S324公路东行三里,即可到实会村,刚从热闹非凡的庙会出来,立刻显得实会村安静得如一块净地。我的“寻宝图”上,实会村有座大云院,非同小可。在村里问路的时候,发现实会村是一座有迹可寻的古村落。村中不少民宅院落气质非凡,屋宇高大,少见这种双层晚清古宅,外墙气窗雕花繁缕,门楣上用作装饰的斗拱木质古朴,形制罕见。可惜未能详细探访,大云院还在后山两公里外的山谷里。

与龙门寺类似,大云院风水形胜。这是一处三面大山环抱的山谷,奇峰耸峙共有九个山头,环侍山谷中央一座馒头形丘陵,其形被称为“九龙戏珠”。大云院即在丘陵之下,坐北面南,气势极佳。但好风水并未给大云院带来千年好运,始建于五代的大云院,在北宋鼎盛时期有殿堂百余间,但朝代更迭,历久年长,累有毁坏。在明代时,一场大山洪暴发,冲毁了大云院几乎所有建筑。但是,有如神助,大云院的千年主殿却自始至终,毫发未伤。此刻仰望着他,真有渡尽劫簸之感。

大云院主殿为五代时遗构,是世上仅存的九座五代时期大木作之一。九座五代遗构中,小小的平顺县就有两座,昨天在龙门寺所见西配殿为五代悬山顶建筑,而大云院主殿则是五代歇山顶建筑,檐展平伸开阔,无立柱支撑,仿佛张开双臂,虚怀若谷的伟人,延续大唐风格。主殿内壁上有五代时期壁画,维摩诘经变图,画风古朴,损坏颇多,但仍为稀世珍宝。

(写意壁画 摄影:空游无依)
(写意壁画 摄影:空游无依)

大云院除了主殿,另有山门、东西配殿和后殿等建筑,均为清代补建。其中后殿建筑平实无奇,但殿内壁上有清代壁画——古建筑中壁画并不少见,清代壁画尤其多。但是大云院后殿的清代壁画却令我大饱眼福——大凡寺院佛窟里的壁画,多为匠人工笔画,画法工整细致,高超境界能达到“有巧密而精细者”,如芮城国宝永乐宫元代壁画。而大云院后殿的壁画却是写意画法,写意画多为文人画,重神韵,直抒情感,写意画是融诗、书、画、印为一体的艺术形式。大云院后殿的写意壁画十八罗汉图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当眼睛渐渐适应屋内昏暗的光线,破损残污的古壁上墨色显映,或戏谑或威严,或清矍或丰膄,或持笔或摇铃,这些罗汉群像神情各异,姿态烱然,了了数笔,栩栩如生。其画者未知为谁,东壁上方有毛笔题款,但看不太清。壁画受损情况不轻,特别是低处。有顽劣时代,有顽劣之人,总是让人心恨。

朝圣者的满足

王曲村天台庵

王曲村在辛安村的北边,这里浊漳河由西北往东南流向。从辛安村沿河水北行上溯,行四、五公里,河东岸几百米外就是王曲村。

还未进村,我就透过车窗极尽目力巡睃这个小小的村庄,仿佛有灵光一闪,同伴问我要不要停车向路人打听一下天台庵的位置?我说不用了,岔口向右拐。

还在村口,就听见村里锁呐声响彻云霄,村中央小广场上人群涌动,村礼堂前临时舞台上,一个民乐团正在忘情投入地演奏,不少披麻带孝的人神情轻松地与人寒暄、握手、发烟。原来村里某户人家正在举行丧礼,看来已近尾声,大家表情都很轻松,完全没有悲伤的样子。一天之内,我们遇到了两场乡俗典礼。

(千年之门虚掩 摄影:空游无依)
(千年之门虚掩 摄影:空游无依)

问一位村民天台庵在哪里,他用夹着烟的手一指:“喏,就在那后头。”小巷子,高台上围起一个院落,台阶之上铁门把锁,门上用粉笔写了一个电话号码,正要打电话,天台庵的文保员就出现了:“你们要看天台庵?”

我终于感觉到了“如愿以偿”——当天台庵实实在在地于我眼前呈现,仿佛就是时光本尊,苍桑与沉静同在,岁月之美深刻入心灵。天台庵,世间仅存四座的中土大唐大木作之一,斗拱支撑雄壮高大的屋顶几乎占据了整座屋高的一半,木器拙朴古奥,本无一处修饰,无一处多余,檐展深远斜出微翘如翅展,明明沉稳敦实而又似乎轻盈欲飞。千数百年的历史,唐之后世不知何朝何代有人担心殿宇毁损,为其四檐角处加了四根撑柱,殿内亦是本无用柱,也为其添加了四根撑柱。天台庵并无确切的年代纪录,而是古建学者依据其建制浓郁的唐代风格断定其为晚唐建筑。

古老之美,本是震撼人心的。忍不住断章取义,援引叶芝献给爱人的诗句:

多少人爱慕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临走之前,文管员特别让我们留意古殿大门,他说这两扇门板是用一整块木料制成,双门合上,纹理相连。他说这木门,也是唐代原物延用至今。

那么推开这扇门,能不能穿越时空回到唐朝?

(文字作者:空游无依)

相关专题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