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沙雅胡杨林:遗世在大漠迷宫中的瑰丽(游记+线路攻略)

编辑注:本攻略最早发布时间为2009年,现在的信息可能已经发生变化,仅供参考。

胡杨是随青藏高原隆起而出现的古老树种,在六千多万年前就开始在地球上生存。它是落叶乔木,树高15-30米,幼树和嫩枝上密生柔毛。叶子变异很大,在幼树或嫩枝上的叶呈线状披针形,而中年树上的叶于却变成卵形或肾形,所以又称异叶杨。

世界上90%的胡杨在中国,中国90%的胡杨在塔里木河流域。塔里木河流域的沙雅县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地质环境,能完好地保留多样性的胡杨。

从空中俯瞰地球,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就像一滴泪珠挂在地表;当飞机下降快接近些地面时,这滴泪珠恍惚又变成一只睁大的眼睛,而在她北面的天山山脉就像眼脸上高高扬起的眉毛;再继续接近地表时,你会发现这只眼睛似乎有些茫然而无助,让人顿生怜爱。原来她的眼球中呈现出一片片黄沙漫道,没有一丝翠绿点缀其间。此时的塔里木河就有如上眼线,断断续续向北伸延,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刻下一轮优美的曲线。

塔里木盆地周围有许多这点的荒漠的小路,这是当地居民驴车走出来的路
塔里木盆地周围有许多这点的荒漠的小路,这是当地居民驴车走出来的路

如果把塔克拉玛干沙漠比喻为一位遗世千年的绝代美人,让每一个后来者极尽想象她曾经地倾城倾国--她的涓涓流淌的绿洲,她的丰腴富饶的土地,她的高大雄伟的宫殿,她的勤劳朴实的人民......而这一切的一切又离我们如此遥远,唯有那一片片在漫漫黄沙中绝世而立的胡杨向世人叙说着曾经地辉煌岁月。

塔里木河中游、渭干河下游地带的沙雅县城,是古丝绸南北两道中的交通干线,是汉唐时期西域政治、军事、经济集中的城堡密集之地。她拥有塔里木河径流的长度达220公里,每年盛夏洪水期(6~8月)各源流洪水同时汇入塔里木河,洪水集中冲泄以及携带大量泥沙的沉积,形成广袤无垠地形平坦的冲积平原。远古以来河水的改道和沙漠化的加剧,形成了如今存活的水中胡杨和沙漠胡杨的景观。那些失去的胡杨曾给历代诗人留下无数的吟唱,跨越着时空直指天空。

幽幽古堡,株株胡杨,诉说着塔里木河道的的变更。

来沙雅看胡杨的游客到世界胡杨林公园为主,这儿距离沙雅县城约35公里,在隶属沙雅第一牧场区域,是一个原生态的胡杨林自然公园主,以千姿百态、苍劲挺拔的胡杨树而得名。公园具有新疆特色的植被、胡杨林、沙漠、绿洲等综合景观。整个胡杨林自然古朴,原始如故,其旺盛长势和茂密程度十分罕见,远远望去恰似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缩影。

在当地的'沙雅通'王剑波带领下,一早就从沙雅县城出发往,南经新建的其满大桥26公里后,直奔塔河南岸到盖子库木乡政府,经过盖子库木乡后再往博斯坦库木村约行驶13公里,这段路是在荒漠上行驶,里年降水量不到45mm,而蒸发量却超过了1000mm,地表即为干燥,走在牧民们驴车经过的路上,路面早已积累厚达几十公分的粉尘,又不敢擅自偏离道路,担心周围地面沙质太软陷入汽车。因此开车的司机需要真功夫,越野车过后会扬起巨大的尘土,会遮挡后面汽车的视线。在茫茫的大漠中找到原有的被石油物探遗弃的沙漠公路,所谓的沙漠公路,也只是留下了一个约隐约现的记号而已。上公路再往南行驶3公里后进入夹存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间的塔里木河古河道,此时沿着古河道西行,计15公里后,就可以见到,在蓝天、白云、大漠与枯死的胡杨树的环抱中,一座古堡(当地人叫滚巴孜)静静地耸立在一个土坡上。

古堡椭圆型的穹顶显得异常精致。金色的胡杨叶在风中摇晃着摩擦发出声响,我踩着衰败的荒草,踏着地面有各式的动物的脚印上,向迷团的中心古堡走去。

这个古堡内部直径约3米多,东面有1个已经坍塌的门洞,古堡内部已经没有任何物品。古堡的墙面特别光滑,墙体下部有两个三角型的格子,没有任何东西支撑的穹顶还有一些精美的图案。走出古堡,我们在墙角边看到了许多陶片。相关文献资料记载,从19世纪开始,塔克拉玛干就成为世界探险家的乐园、考古学家的宝藏,楼兰、尼雅、米兰......一座座传说中的古城被发现,这些遗址中保留着远古记忆的碎片。直到现在,太多改变历史的故事、传播文明的信物,都还隐藏在茫茫沙海之中,塔克拉玛干沙漠仍然充满神秘的诱惑。

曾经繁盛一时的文明,被沙漠无情地吞噬了,多少繁华,掩埋在连绵无尽的沙丘之中。这座古堡如今成为塔里木河改道的见证,古堡周围那些尚未倒下的胡杨树的骨骸上记录了改道的历史。

胡杨的根紧紧地扎入地下,可以深入沙漠下十多米
胡杨的根紧紧地扎入地下,可以深入沙漠下十多米

悠悠黄沙见证着胡杨树的顽强。

离开古堡,汽车出了古河道后,继续西行来到回到沙漠公路往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驶去,原先计划往沙漠深处纵深行驶30公里,结果因为路面被黄沙覆盖太厚,行驶到20公里处就无法前行,这段20公里中我们二辆汽车已经多次相互拖拉自救才得以脱离黄沙的围困。

我爬上一个较高的大沙丘,旁顾左右连绵的沙丘,在这儿连一个动物的脚印都看不到,处了我们留下的足迹,余下只能见到分吹出的皱褶。大家坐在沙丘上感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广袤神秘时,司机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幸福,沙地上的报纸摆满才切开的西瓜,我拿起西瓜一直迟到西瓜露出青色后才能掉,没有想到我吃法引起当地人呵呵大笑,他们指着我吃的发青的瓜皮和报纸上铺满的西瓜问我,你们那儿西瓜一斤多少钱?原来他们是笑我吃的太干净。

从沙漠中心地带回到沙漠的边缘,此时又能见到胡杨林中,这些不屈的胡杨围绕着沙漠,一直延伸到天边,黄色的大漠与金色的胡杨共同组成了一幅神秘莫测、悲怆震撼的画面。

沙雅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北部,土地面积中,沙漠占据了绝大多数,从塔里木河正好沙漠北部的边缘穿过,因此世界上只有这儿的沙漠胡杨的奇观,因为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的地下深处有着塔里木河渗透的地下水,沙漠的胡杨能从十米深的地下吸取着水分,在这片黄沙挺起胸膛阻挡肆虐的黄沙。

近看每一棵胡杨,由于大风将黄沙吹起,在每株胡杨树下都有围着一卷的黄沙,那是黄沙筑起一卷的沙丘,沙越来越多,树也越来越高,胡杨虽然有些深陷'囹圄',但是却能这样过千年。 没有任何生命能和胡杨相比,没有一种植物那么持久地坚守在一片贫瘠和少水的沙滩。可以想象在严寒的隆冬她们坚强屹立的身姿。

看来,人活不过一棵树。

途中巧遇当地人驾着这样的猎鹰去打猎,这种鹰能抓兔子
途中巧遇当地人驾着这样的猎鹰去打猎,这种鹰能抓兔子

盈盈秋水,矗立着胡杨伟岸的身躯,蓝天黄叶倒影在水中,亦真亦幻。

塔里木河本身不产流,主要由发源于冰川、积雪的三条源流补给,在塔里木河两岸,平均年径流量为45.82亿m3,其中70.0%的径流量和91.07%的年输沙量集中于7~9月,尤以7、8月更集中。河水通过塔里木河中游,对土质松散的局部河床冲淤变化剧烈,泥沙沉积严重,河床不断抬升,当洪水季节时必然造成洪水漫溢。因此在塔里木河两岸留下许多沟坎、汊道、湖泊、和水塘,当洪水退去后这'一潭死水'甚至能保留到来年洪水季节的到来也不干涸。因此,在沙雅见到美丽的水湾中胡杨林也不算什么稀有。

来到沙雅的第三天,盖孜库木乡王求斌书记给来电话说,他下村工作的途中意外发现一片生长在水中的胡杨林,欢迎我们去看看。长期在沙雅的工作的王书记对这样的景色早已习空见惯,他能兴奋的打电话来一定是有着一个巨大的发现。

从沙雅县城往南出发,经托依堡勒迪镇过其满(其满,维语,美丽、富饶之意)大桥后往阿依喀恰恰克水库,经过阿依喀恰恰克水库后向西南方向没有路的荒漠上行摄约大概8公里,才到达这片林子。

沿途中我们见到许多一池秋色中倒映着蓝天、黄叶的江南景致,多次冲动想下车拍摄都被王书记笑呵呵地制止,通过3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之后才明白图中他为什么笑。

这片一段被拦截的河道,宽有百米。从不曾见到流淌的河中央矗立着巨大的胡杨树来看,这里在从前一定没有这么高的水位,否则这些树苗不会从水底钻出来。我们顺着河道往南方向徒步,由于边走边拍摄,当到达水湾另一端的坝头整整用了4小时。

这四小时中,在水鸟的鸣唱中,领略水中原始胡杨林的秀美,嗅着对潮湿的空气,感受秋天的斑斓。在倒映着无数巨大胡杨树的河傍,我的脚印和飘落的金色胡杨叶一起,留在布满野猪脚印的岸边。

在沙雅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许多类似的水中胡杨生态区,但是如此原始和巨大的却是唯一。

水中的胡杨显得格外娇艳
水中的胡杨显得格外娇艳

除此之外,最有名的是月亮湾,这个充满韵味,南国风情景区,它位于县城以南,优美静谧的胡杨林中,那一潭清泉如同一对月牙,又似情人的一滴泪珠,美仑美色,和对面的太阳岛遥相呼应,让人无限向往。

脱去红尘华美的衣裳,赤裸着不朽胸膛

'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在沙雅的古河道中发现一处保存完好、枯死数千年的大面积胡杨林。因这里环境恶劣、枯树造型奇特而被命名为'魔鬼林'。魔鬼林位于沙雅县217国道沙雅大桥以南6公里处,面积约两万亩。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的胡杨精神在这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沙雅魔鬼林
沙雅魔鬼林

沙雅境内因为古时河道多次变更,而早晨的这种大面积枯死的胡杨林不止这一处。王书记带我们走去他盖孜库木乡的一处魔王林,按照他的解释是,这片古胡杨树比已经开发出来的魔鬼林的树还要粗大的多。我们兴致勃勃地驱车前往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还未下车就看到车窗外巨大的胡杨树的躯干,当下车后踩在荒漠的地面,和几天来走过的感觉不同,不知道是何时曾经下过一场小雨,地面的沙土层结成约一公分厚一层壳,当脚踏上去时感觉到咯哒一生,地下这层壳碎了的发出的声响。

这个荒漠中的胡杨都剩下骨骸,只有红柳还坚强地活着,有几个红柳的沙堆目测逾5米。周围的荒凉让我感觉自己仿佛来到外星球一般,在这儿每一步都可能是当代人踏入的第一步。我登上一个沙丘极目远眺,一侧是大漠边缘的金色胡杨,一侧是脚下这片宽阔的魔王林,而在这片魔王林的南面就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腹地。

粗壮的魔王林提示着这里曾经是繁茂的胡杨国度,胡杨的树阴也有曾经成为动物的乐园,也有过凤鸣鸟叫的喧哗。如今只剩下月亮一次又一次爬上了胡杨骨骸的肩头,冰冷的光线,肆虐的风,穿膛而过。

许多村民主要的收入就是这样的一群羊
许多村民主要的收入就是这样的一群羊

拍摄魔鬼林后直接到村庄午餐,我们再次席地而坐,目睹维族老乡不用一滴水宰杀好羊的真功夫。从宰杀一只活羊,到一串串沙漠红柳枝穿起来的香喷喷羊肉串,这一过程只需要半小时的时间,不得不叫有惊叹。在沙雅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

因为有了塔里木河水,才构成了塔里木河流域的辉煌,在历史长河中它创造了楼兰古城、丝绸之路、龟兹文化、尼雅古城等闻名于世的绿洲文明。

塔里木河流域优美独特的胡杨林和神密辉煌的人文景观,吸引着大批的游客前来探寻旅游。金秋十月,绮丽的胡杨林,更是摄影人拍之不尽的创作乐园。

相关景点
相关专题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