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北京房山蒲洼乡自助游攻略——秋色浸染的蒲洼山野

所属地区:北京 郊区适合人群:所有人出游难度:轻松
适合天数:2天花费预算:200元适合时间:9月 10月 11月

(秋色花台 作者:孙红波)
(秋色花台 作者:孙红波)
最近两年,凡是有人问我北京秋天的去处,我第一个推荐都是蒲洼。

说来也奇特,我唯一一次去蒲洼即非专程,时日也已过了最佳赏秋的季节,这里的事物和人却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

山间的柿子

话说两年前的深秋,同朋友一同前往房山张坊摘柿子,奈何意犹未尽,同伴建议去蒲洼,之前从未听说,既然有此选择,那就欣然前往。一路山势逐渐提升,道路两侧的山坡上往往长满柿子树,秋天的野柿子到了即将熟透的边缘,小小的一颗颗灵巧鲜红,在略显干瘦的枝干上十分耀眼,房山的深处农人甚少,这些柿子大多成为山间乌鸦的美食,它们漆黑的身影沉重地落在柿枝上,用嘴挑破柿子皮,浅尝里面的果肉,估计是只留恋那最美味的十分之一,剩下的往往就自由落体,瘫软在土地上了。

(秋凉柿子红 作者:魏尧)
(秋凉柿子红 作者:魏尧)

在北京山区,柿子有一种特别的秋的韵味,在同纬度的日本,“柿”也是俳句中重要的季语,同“菊”、“鹿”、“红叶”、“秋雨”一同建构着俳句里的秋天。正冈子规是日本明治时代俳句界中著名的“柿”人,代表作“方啖一颗柿,钟声悠婉法隆寺”(柿食へば鐘が鳴るなり法隆寺)据说是为了感谢好友夏目漱石为他的旅行筹集资金,连感谢好友也用吃柿子来表达,恐怕也就他能做出来了,所以夏目漱石在小说里讲正冈子规曾经一口气吃了十六个大柿子一点事儿都没有,读者方能接受而不做半点怀疑。

从四国回到北京的房山,那些柿子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自己关系文人友情的传奇,它们只是默默地生长,成熟,落败,待来年再发。这颇有一点蒲洼的感觉。

绚烂花台村

蒲洼位于房山西部,临近河北,大多数游客从城里来过周末,往往抵达十渡便停留游玩不再往山里走,也就很少有人能体会“北京小西藏”的美好。

(菊花台,艳丽似火 作者:魏尧)
(菊花台,艳丽似火 作者:魏尧)

所谓“小西藏”的称号,估计是因为蒲洼地势高峻群山环绕,平均海拔一千米左右,如果盘山来到北京海拔最高的村子花台村的山坡上,海拔将近两千米,秋日登高俯瞰四周层林尽染,整个蒲洼的植被覆盖率达到90%,每立方厘米空气中负氧离子高达五千个以上,而在北京城区这个数字只有可怜的四五百个。而花台村最惊艳的要数“菊花台”,金秋季节各色菊花盛开,美不胜收。

两年前我们抵达菊花台时,已是十月下旬,梯台上的各个品种的菊花大多经过霜冻之后开始凋零,有的品种完全枯萎,有些耐寒一些,则刚刚度过怒放的盛花期,就这样一个花季的尾巴已经让人的眼睛应接不暇,《满城尽带黄金甲》里面那铺满宫廷的黄菊花跟此景比起来简直是弱爆了。

菊在中国文人眼里大多肃静高雅,大多一株两株在秋的寒意中开放,而菊花台则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超越想象力的形式,如同瀑布落入巨石滩一般爆炸开来,布满游人目光所及的所有空间,花田间偶有一排排叶已绯红的杏树,与脚下的菊花丛上下呼应,用红色黄色占据了全部秋天。

因花台村海拔较高,每年九月下旬便进入盛花期,十一长假时更是到了最佳赏花期,但如果想要避开长假无处不在的游人,可以选择住在近旁的木屋度假村里,在人群稀少的早晨或傍晚到花田里细致品味菊花绵密的秋香。

(花台的小木屋融在林木其间 作者:魏尧)
(花台的小木屋融在林木其间 作者:魏尧)

小木屋一个个安稳在山坡的针叶林里,临窗便是落差极大的开阔的山林风光,我们一行人在安静的度假村里顺着石头路慢慢散步,因彼时已过旅游旺季,度假村里几乎无人,山下针叶的深绿阔叶的橙黄如梵高的调色盘,由傍晚的薄雾化开,十月下旬高山冷风阵阵,我们不由裹紧外套,北京的秋凉便悄悄地从皮肤进入各自的内心。

山居岁月

从花台往山下走,窄窄的盘山道一旁山壁一旁断崖,不时经过一座座沿崖而聚的村落,每个村落往往也就几户人家,用房山特有的石砌方式仔细地搭建出他们的院落、房屋和石阶。

房山这个名字恐怕就是对这里自古以来富产优良建材和能工巧匠的最好写照,民间传说着的各种房山工匠宫廷营造的传说已无从考证,但仅从我们一路上所见的农夫对自我家园的营造便能感觉此处对于营造法则的尊重。进出蒲洼乃至在房山区山间所遇村落,房屋、阶梯均由大小均匀的石头垒成,工艺精细,完全可以预见农人为此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在北京其他乡间所见的大多随意垒砌的北方山村特有的狭小梯田在房山也显得十足用心,对于那狭小一方的庄稼地,那几株蔬菜和粮食,恐怕也会因为农夫对他们温床的特别照顾而更加努力的生长和结果吧。

(山野深处的乡村 作者:魏尧)
(山野深处的乡村 作者:魏尧)

蒲洼山间的那些村落一点也没有因为山势险峻交通不便而有半分偷工减料,修建房屋和道路的石头依旧是整齐均一,院落中的石桌也是就地取材的平整而漂亮的青灰色石灰岩层,经过多年的雨水冲刷,甚至带着些许金属的荣光了。

村里大多只剩下老人,红的黄的落叶将屋外的夕阳所特有的暖色铺进了院落,年迈的老人也懒得去清扫,如同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恐怕也不像城里人那么在意和关照,他们好像还是按照简朴原始的方式在山间活着,当然,我们也遇到一位更加聪明的农妇,敏锐地洞察到我们一行人的消费所需,向我们贩卖了一大袋夏末所收的核桃。大家似乎也达成默契,不同她讨价还价,付给她的钱在我们看来相当公正合理,在老人脸上却换来了灿烂的笑容,她和老伴把我们送到好远,不停地让我们来年再来。我们当然欣然答应,但却两年未能前往,对承诺的失信令我一直有一种难以述说的愧疚,经历过许多事情的我们深知时间可以改变的太多,你永远不知道在山居岁月中,这位让人印象深刻的老人在两年间会发生什么变故。

秋天是一种敏感而独特的季节,有着与其相应的景貌风味。他似乎最能打动人对人生的感怀,那火红而寂寞的柿,那耀眼着过完自己一生的菊花,那落满秋叶和枯枝的石头院落,都同春夏不同,他们用一种与众不同的倔强打动着我们。而蒲洼的秋,用广袤山林和秋华秋实将这种心绪间的火苗吹助得愈加旺盛。此情此景,不由得想起郁达夫《古都的秋》的结尾:“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文字作者:魏尧)

相关景点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用户(183.196.252.58) [2016-11-18 08:57]  (回复此条评论)

千萬別去,個傳說中不一樣。只是有些西藏氣候所以叫小西藏,去過的人都說被騙了


用户(223.104.3.252) [2016-10-20 16:43]  (回复此条评论)

楼上的,我也是19号去的,你说的太对了,破破烂烂,最庆幸的是昨天去是免费,再管咱要门票可就更冤了。


用户(120.52.92.203) [2016-10-19 09:54]  (回复此条评论)

昨天去了蒲洼,蹬顶花台景色平平,正好赶上北京雾霾,这里更加严重!一没蓝天、二没绿水!怎么攀比西藏!真佩服炒作的机构!谁去谁后悔!现在又在修路,把原来好好的水泥路拆了,看着近20公分的水泥路面被败家子破碎拆除真是心疼!劳民伤财破坏生态!


用户(111.202.68.20) [2015-08-20 20:32]  (回复此条评论)

good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