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青海化隆丹斗寺自助游攻略——远离尘嚣,净心修行的世外之地

所属地区:青海 海东市适合人群:所有人出游难度:中难
适合天数:2天花费预算:500元适合时间:全年

( 远离尘嚣的丹斗寺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 远离尘嚣的丹斗寺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我在十世班禅大师的家里遇到了班禅大师的侄子噶尔哇-阿旺桑波老师。噶尔哇-阿旺桑波是青海文都大寺第26任萨迦昆氏座主,他十分渊博,我们聊到丹斗寺,他如数家珍地给我讲起了丹斗寺的缘故,居然追溯到了佛本生故事,他带着极大兴趣给我讲起了《大藏经》(本缘部)太子须大那经……

佛的前世曾是古印度叶波国国王的太子须达那,从小喜好布施济穷。敌国派八位婆罗门徒到叶波国,向须达那太子乞索叶波国的镇国之宝——須檀延大白象。太子将宝象慷慨相施,国王闻讯后,按照国法将太子及其妻曼坻和两个孩子一起驱逐出国,流放六千里之外的檀特山,十二年不准回国。太子携带妻子曼坻和两个孩子向深山迈进,一路上仍然施舍不止,将马车、财物、衣服全部舍尽。到檀特山,山下有大水深不可度。妻子劝他等大水退去再过河,太子说,父王罚我到檀特山,在这里住下有違父王教诲。太子的心感动了苍天,大山倒塌挡住了大水。到了檀特山后,他又将两个孩子施舍给婆罗门徒。最后还要将妻子施舍给天神化作的婆罗门徒。太子的善施行为感动了天神。天神引导婆罗门把两个孩子卖到了父王身边。父王闻讯后,接太子和曼坻回国。全国臣民拥戴太子为王。敌国被太子的善施行为所感动,主动遣使送归宝象。从此,两国重结睦邻,友好来往。须达拏布施不休,直至成佛。

阿旺桑波老师告诉我,尼泊尔的迦毗罗卫到丹斗正是六千里,大河就是丹斗山山下的黄河,檀特山就是丹斗山。

我开玩笑地说:也许天神就是大禹。老师很严肃地说:大禹是天神派来的,所以他才能劈开积石山,治河水的地图也是天神送的……如果你能上丹斗山,还会看见那头大象卧在那里,时间长久了,白象身上已经长满了草,但它还在呼吸,它的鼻尖还是白的……他不住地赞颂青海东部的山山水水,他把河湟流域赞美为藏传佛教的第一胜地。

临走时,老师把一束黄绸子编的吉祥结送给我说:带上她,开车会一路平安。我带着老师的祝福,去寻找遥远的丹斗。

青海化隆丹斗寺自助游攻略——远离尘嚣,净心修行的世外之地

(美丽的科巴 作者:多结才让)

丹斗寺位于青海省的东部的丹霞如火的小积石山中,背靠湟水南山,面朝黄河,经过九曲九峡的黄河在丹斗寺的凝视中奔下青藏高原。丹斗寺所在地属于青海省化隆回族自治县,这里是藏族人民生活的最东部地域了。化隆县虽然是回族聚集的地方,但最东部的高山深谷里都是藏族乡。无论是从黄河南岸的循化积石镇过黄河上山,还是从北方的化隆巴燕镇翻山越岭,到丹斗寺都不容易。丹斗寺坐落在大山深处的悬崖峭壁之间。从实际距离来说,丹斗寺距离北面的下科巴村仅八公里,距离南面的黄河仅十五公里,但都需要攀登大山才能到达。也许正因为如此,丹斗寺才能存在至今,才成了后宏期的发祥地。

现在从青海省省会西宁到化隆回族自治县的扎巴镇,全线是高速公路,过去盘山艰难的青沙山也已经有了隧道。从扎巴镇到县城巴燕镇也是宽阔平整的二级公路了。一出巴燕公路就变小、变差了,但也很平整。从巴燕经大仓、初麻、金源到恰加,一路上要翻过四座高山。尽管一路是上山下谷,但路上车很少,极其清静。沿途都是藏族村庄,雪山、绿田中,散落着经幡、白塔,十分秀丽。去丹斗的路就象丹斗古寺的历史一样曲折漫长,离开乡村公路,再走几公里的泥巴路,在绿树成荫的地方,我们找到了科巴村。

 (朝拜 作者:多结才让)
(朝拜 作者:多结才让)

今天是科巴村人准备“斋戒”的日子,“斋戒”就是“以饥行病住”。村里的小寺院是丹斗寺的属寺,来自科巴村人僧人久美华增在佛堂里念经,老人们一起拉着玛尼绳,玛尼轮在共同的拉力下缓缓地转动。大家聚集在一起,整天默诵经文,拉玛尼,忏悔过失。在作完祈祷后,大家纷纷回家取来白糖、酥油、糌粑、馍馍和油饼……堆放在经 堂的大盆里。然后继续颂经拉玛尼。直到下午两点,人们用供奉过菩萨的圣水点在额头上,然后每人分到一份糌粑和白糖,吃完后各自回家休息。下午太阳落山后可以喝一碗清茶,第二天全天不进餐,不喝水,不说话。直到第三天清晨,才可以吃一碗稀饭开斋。

青海最东部初麻乡、金源乡、塔加乡和杏儿乡一带,都曾经是藏族部落的放牧地,这里的藏族人成了丹斗寺僧人的主要来源。深藏在峭立悬崖,高耸石壁中的丹斗寺,如果没有这些藏族部落的支持,是很难维持的。一千多年来,几乎了每天都会有人背负着牛奶、酥油、馍馍和柴草,翻山越岭,走到丹斗寺进香或看望自己的亲友。科巴村与丹斗寺血肉相连,息息相通。

(科巴村中最长者,尽管已年逾九旬,依然前往寺院参拜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科巴村中最长者,尽管已年逾九旬,依然前往寺院参拜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科巴村与丹斗寺相对高度相差不到千米,但在高原上,一千米已经不是小数目了。尤其是要要翻越两座山。从丹斗山南面循化的加入村也有山路可以上丹斗寺,但相对高度更大,山更险要,所以人们一般都从山北面的科巴村上山,尤其是有了大河家到巴燕的公路后,大多数到科巴村进香、朝佛和寻古的人们都选择了科巴村的路。

第一座山并不很高,抬头就可以望见山口的箭簇和经幡,当我爬上山颠,坐在山口喘息的时候,回头望科巴村,山脚下一片屋顶,一片葱绿。前望远处的高山,不禁会有瞬间的犹豫和不自信,会恐惧路途的艰难。

那座山高耸云间,漫山遍野,袅无人迹。我在腿部肌肉的紧张稍微缓和后,起身下山,下到几百米深的山谷石滩,再重新向上攀登。路越来越陡峭,也越来越窄小。整个大山里,万籁俱寂,苍鹰在蓝天深初无声地滑翔,绝壁上的山羊静静地看着我,我已经可以听到心脏猛烈砰动的声。

我不时地靠在山崖上喘息,呼吸之间,我突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是西藏阿里的扎达?是青海李家峡的坎布拉?似曾相识的苍茫丹霞。一千多年前贤哲们走过这里,也许正是对故乡拉萨红山的怀念,对阿里扎达十万大佛的崇敬,对坎布拉的神奇和隐蔽,使他们选择了丹霞密布的积石山丹斗。也许正是丹霞的雄浑、灿烂和难以抗拒的阳刚之气,使他们留在了丹斗的山崖中。

山口的经幡在烈日和山风中,显得格外震撼,我爬过山口,前方得群山扑面而来。一条绿色得幽静得峡谷出现在我脚下。回头望科巴,只见远方飘渺的小山口,而科巴早已经消失在蓝天白云和群山中。

 (箭簇 作者:多结才让)
(箭簇 作者:多结才让)

我沿着山石堆砌的小路下到了峡谷的底部,只见在一个相同的高度上,几乎每一座山上都有许多深陷的洞窟,就象人的眼睛。

走到干涸的河滩,转进一个更大的峡谷,一片寺院突然出现在眼前。这就是丹斗了,一片洒落在深山峡谷中的丹斗寺。

走进丹斗峡谷,干涸的沙滩两侧是高耸的岩壁,丹霞地貌中鬼斧神工,经千万年前的造山运动,砾石、砂石胶结形成了坚硬的岩壁,又经过千万年的水流侵蚀,岩壁中形成了条条水平的蚀痕,深浅不一的蚀痕中,隐藏着无数神秘莫测的洞窟。一千多年前,来自西藏吐蕃的肴格迥、藏饶赛、马尔释迦牟尼三人就定居在这些高寒、荒辟的岩洞里。

坡地的最高处是一座整齐的院落,除了风铃叮当外,没有一丝音响。门檐下,一张手绘的“名片”代替了门牌号码。我敲动门环,许久门开,出来一位精干的阿卡,我说明来意后,他把我引入院子……

(参加法会的小阿卡们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参加法会的小阿卡们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他叫“格藏”,他给我倒茶,请我吃镆镆。喝过茶,气力也缓过来了,格藏带我走进正殿。丹斗寺各个佛殿有个共同的地方,几乎所有的殿都是建在山岩洞窟的外面,所以正殿相当于洞窟的大门,殿的深处就是洞窟。宽阔的洞窟中还有若干小窟。

格藏管理的殿是阿尼鲁加殿,也就是龙王殿,殿内供有释迦牟尼佛、持金刚、无 量寿等佛像,正殿背后,又一小窟大约2米多高,里面供着龙王。也许山里最重要的生活依靠是水,所以龙王成了地神的象征,只有在农历四月十一日那天才让人朝拜。

离开阿尼鲁加殿,格藏按制度把我引见给丹斗寺的寺管会主任索巴,因为才旦堪布要管理许多寺院,同时又是塔尔寺的活佛,大多数时间驻在西宁的塔尔寺,所以索巴就成了丹斗寺的负责人。索巴又是要我喝茶、吃馍,但我的时间有限。我是11点整离开科巴村的,走了两个小时,见到格藏已经是下午1点钟了,返回还需要两个小时,我在丹斗最多只有3个小时活动时间。我把安排告诉了索巴。

索巴很专业,也非常热情,他对所有的殿堂和菩萨的典故了如指掌,并且能流畅准确地用汉语表达出来。索巴告诉我,丹斗寺是民和县杏儿沟才旦寺的属寺。才旦堪布和才旦夏茸共同管理着才旦寺和其它六个属寺。索巴带我沿着石壁下的转经路向东走去,石壁上的阿吉达修行殿边是一排转经筒,大殿如钟鼓楼式样,里面供有三世佛、妙音天女、米拉日巴上师和阿吉达修士等像。

 (三世达赖喇嘛的修行殿 作者:多结才让)
(三世达赖喇嘛的修行殿 作者:多结才让)

丹斗寺建筑规模最大的是大经堂,那里是全寺僧众集体育经的地方,经堂内有许多精美的壁画,供桌上摆放着才旦堪布的照片。

寺院东侧,险峰林立,循崎岖山径,东行1公里许,有著名的央斗静房,于明万历年间,由第三世达赖喇嘛开辟,历史上一直是藏僧的闭关静修地。

才旦活佛的经堂和居室是一座汉式院落,下午阳光已经倾斜,把院子里的菩提树叶照射得灿烂夺目。

站在山坡上,索巴把丹斗南坡的那只“大象”给我描述出来,我顺着大象的脊背一直看到它的长长的鼻子。在鼻子弧形的终,是一尊崭新的白塔。索巴说,那尊宝塔是“和平塔”,我说是“和解塔”,那就是太子须大那故事的结局。索巴说,看来你真的知道丹斗。

(坛城需在七日内完成 作者:多结才让)
(坛城需在七日内完成 作者:多结才让)

热杂帕殿是丹斗山崖中最幽静,最美丽的地方……。金殿南侧是才旦夏茸行宫是寺主来寺后的驻锡地,……第六世才旦夏茸全名才旦夏茸·久美柔贝洛珠。他是当代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高僧,更是著名学者和藏学家。班禅大师曾说过:“我国藏族中,在藏学方面有这么高的造诣的人不多。他的著作是多方面的,在培养人才方面也作出了贡献,我非常尊敬他。”

走完丹斗的转经山道,瞻仰完丹斗的经堂、佛塔和僧舍,索巴引领着我又返回最高处的阿尼鲁加殿。太阳开始西斜,索巴和格藏热情地挽留我,但现在已经4点多钟,我实在没有时间了,因为下山还需两个小时。我们今天的路程还很远,离开科巴村后,我们还要翻越两座高大的山峦,远去黄河边的大河家渡口。

格藏给我端来了方便面和馍馍,我把自己带来的面包跟格藏交换了巨大的馍馍,一起喝茶吃馍。走出阿尼鲁加殿,索巴和格藏一直站在那里挥手送别。

(大日如来法会火供现场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大日如来法会火供现场 作者:次仁克珠多杰)

第二天一早,我们离开黄河大河家渡口,沿黄河南岸,经积石峡、狐跳峡进入循化清水湾。喇钦贡巴饶赛的家乡就在黄河北岸的加入村,才旦活佛也出生在这个古老的村子里,在古老的村子里,我们拜访了才旦活佛的父母亲。才旦活佛的父亲带我们走到村外,在黄河北岸的坡地上,在喇勤诞生的“巴雪”遗址上,人们修起了一座纪念塔。

站在黄河边,可以看到绿树丛中的加入村,可以仰望丹斗的群山。终于来了,又要走了,也许生命就是这样忙忙禄禄、来去匆匆。而那些流芳的志士会伴随着美丽的传说代代相传,永恒于世,就象九曲的黄河、积石的丹霞和丹斗的山崖。

难走的丹斗。

难忘的丹斗。

(文字作者:dege)

相关景点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