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游走郭家坞村 访怀柔水库岸边低调“水”生活

原标题:怀柔水库岸边低调“水”生活

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于11月份在北京怀柔雁栖湖举行。近几年APEC会址逐渐倾向选择风景好的地方。对怀柔来说,“风景好”关乎山与水的地理构造,关乎环境的综合治理,关乎生于斯长于斯的人及其生活。“怀山柔水”的怀柔地区,地处北京上风、上水位置,整体上属于潮白河流域,而具体到区内,自北向南依次分布有汤河、白河(含天河、琉璃河)、雁栖河、沙河、怀沙河、怀九河及怀柔水库等重要水系。即日起我们推出“漫步怀柔”系列报道。本期首先从“怀柔水库”荡开,将视野伸向水库及其周边区域,探访这里和水库有关的故事。

郭家坞村东水库边,东方普罗旺斯花卉种植园里盛开的二月兰。
郭家坞村东水库边,东方普罗旺斯花卉种植园里盛开的二月兰。

北京市区不少人喜欢到怀柔游玩,周末自驾到怀柔的山脚和湖畔去吃烤虹鳟鱼,可是与青龙峡、慕田峪、雁栖湖等怀柔知名的旅游目的地相比,依山傍水的怀柔水库沿岸地区却是一块旅游的“洼地”,也是游客认知的“洼地”,不少游客过而不入。

水库沿岸村庄的蘑菇大棚。
水库沿岸村庄的蘑菇大棚。

直到有一天,人们在去往慕田峪长城的路上,偶然发现一个名叫“东方普罗旺斯”的庄园花开正茂,有情侣在这里的熏衣草田地里拍了一组婚纱照,人们可能仍不太会记住其所在的地方是怀柔水库北岸一个叫郭家坞的村子。

夕阳下,怀柔水库泛着粼粼的波光,工作人员划着小船在水库上巡视。作为北京的“两盆净水”之一,水库为维持城市的正常运转做出了重大贡献,沿岸村庄也付出了巨大牺牲。
夕阳下,怀柔水库泛着粼粼的波光,工作人员划着小船在水库上巡视。作为北京的“两盆净水”之一,水库为维持城市的正常运转做出了重大贡献,沿岸村庄也付出了巨大牺牲。
村民在怀柔水库岸边放飞风筝。
村民在怀柔水库岸边放飞风筝。
清晨,郭家坞卖花的三轮车已开到街头。
清晨,郭家坞卖花的三轮车已开到街头。
怀柔水上公园(“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纪念公园”)里的水上雕塑。
怀柔水上公园(“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纪念公园”)里的水上雕塑。
怀柔水库附近一家名为“首尔”的韩式咖啡馆。
怀柔水库附近一家名为“首尔”的韩式咖啡馆。

郭家坞从来不是典型“渔村”

驾车从怀柔城区北环岛沿着怀黄路向西北方向前行,不过数分钟,经过一个较大的岔路口,拐进去,正西方向就是郭家坞村。这是离怀柔水库较近的村庄之一。

1958年,河北省通县(现通州区)专区所属十二个县的六万多名民工修建了怀柔水库,水库占用了郭家坞1700亩良田,当时无任何补偿,村里还接纳了库区潘各长村100多人在本村居住。那时正吃食堂,两村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后来潘各长迁到怀柔城北时,有的人就没搬走,在村里落了户。

现年80岁的当过村支书的王宝义老人回忆,修怀柔水库时,原计划郭家坞村在搬迁之列,政策是投亲靠友到哪村都行,所以,郑家庄、大中富乐、桃山、刘各长等很多村都有郭家坞人前去落户。后来,水库蓄水后,并没有淹没郭家坞全村,于是房屋地势较高的户又搬了回来,只有村南低处的几十户搬到了小东庄和村北。修水库淹没了两口井,拆了村民的院墙、猪圈,村中的很多树被砍掉做了修水库的车轱辘、马道枕。

原怀柔区委党史办调研员穆福全是在郭家坞长大的“老村民”,在他的记忆中,修建水库以前,郭家坞以及西边相邻的红军庄、孟庄、兴隆庄、卧龙岗等村,主要以农业为主,因为毗邻怀沙河,附近的村民们偶尔也会到河里去捕鱼,但大多数村民并不以此为主业。河的水流不大,附近的村子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渔村”。

水库建成之初,因为淹没了比较肥沃的农田,淹没的小麦、草、树子儿、草子儿、动物粪便等都为水库鱼的生长提供了丰富的饵料。鱼长得又快又大,同时作为对村民的“补偿”,村民被允许到水库捕鱼。那时生产队下面成立了专门的打鱼队,渔业成了生产队一项小副业。

娃娃都知道“这是北京一盆水”

乍一看郭家坞就是华北地区极普通的村庄,村民家门口种的花椒、香椿叶子青翠,大树下野生着的二月兰开着紫色的小花。村南紧挨着水库北岸,防护网圈起了一泓碧水。通往水库的小巷旁边停放着几只废弃的小船,红蓝的漆皮上多斑驳旧迹。宁静、安稳,时间也仿佛在此凝固了一般。

岸边有大片杨柳树,一米来高的树干处,竟都生出了茂盛的“根须”,迷你裙一样展开。这些“穿裙子的树”提示着库水的高低涨落。在防护网外,几个大叔大婶摆上废弃的沙发坐椅,荡着腿,唠着嗑儿。他们说,多年以前,村里曾将渔船改装成“游船”,后来“游船”禁止,渔船闲置下来。

北京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城市,主要依靠“两盆净水”,一个是怀柔水库,另一个是密云水库。这“两盆水”需要供全北京人饮用,维持城市正常运转。怀柔水库周边的村民们也曾艳羡其他地方因发展乡镇企业和旅游业而致富,可是为了保护北京的“这一盆净水”,村里发展不得不受到制约。这个道理,连村里的娃娃都能念叨出来。

郭家坞本村没有企业,和村里很多在外谋生活的年轻人一样,王宝义的儿子如今在怀柔区福田汽车厂上班。王宝义回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郭家坞也曾建过一些企业,把单一的农业生产扩大到农、林、牧、渔、工等共同发展。但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为了保护水库沿岸的生态环境,这些厂子相继停产,村民们不得不到外打工谋出路。

几十年来,为修建怀柔水库保护首都这“一盆净水”,从土地被淹上千亩,到后来的旧企业被撤,新企业不能建,郭家坞村付出了巨大牺牲。上世纪90年代末,北京市政府出台了水库上游村库区补助政策,而这时水库已限制和制约了郭家坞的发展整整三十年。

在熏衣草花海拍小学“毕业照”

“翠鸟喜欢停在水边的苇秆上,一双红色的小爪子紧紧地抓住苇秆。它的颜色非常鲜艳。头上的羽毛像橄榄色的头巾,绣满了翠绿色的花纹。背上的羽毛像浅绿色的外衣……翠鸟鸣声清脆,爱贴着水面疾飞,一眨眼,又轻轻地停在苇秆上了……”早上七点多,郭家坞村西小学的一间教室外,几个小男孩正站着背诵课文《翠鸟》。一个小男孩说,一会儿老师要检查背诵了,他还没背会呢!说着,他抬头看一看蓝天,一群大雁正从空中飞过。

在校门口执勤的教导主任李劲松也看到了大雁,他穿过校园来到办公室门口,见到我们随口一问:“你们刚才在水边注意到大雁了没有?在水边看到的更多。有时候还能看到天鹅呢!”

李劲松和学校的老师都住在怀柔城区,但村里的环境也让他们很享受。站在学校操场前的台子上,就能看到山、看到水、看到花海。

学校与“索菲亚花海影视基地”只有一墙之隔。春夏之交,基地里熏衣草盛开的时候,老师会组织学生们到花海里游玩,这也是基地老板特地给学校师生提供的一项免费户外活动内容。去年,小学六年级的毕业照就是在熏衣草花海里拍摄的,学生们拿到毕业照都很兴奋,而今年即将毕业的小学生们也已开始期待熏衣草花开了。

与水为邻,学校也经常组织爱水、节水的活动。在“世界水日”到水库防护网边上去拣垃圾。有时候水务局的工作人员会来到学校,给孩子们发垃圾袋,或者用本子换孩子们从家里带来的废旧电池。水库管理所给村里换节水龙头,就是通过“小手拉大手”,让学校的孩子们回家跟父母讲了节水的道理。

靠近水库的学校操场在四五月份的时候,会“泛地气”,有时甚至能冒出水来。如今学生们做操的一片空地已经硬化,而一圈簇新的塑胶跑道也将在今年铺装完成。

花海为村庄吸引大批客人

郭家坞村东头水库防护网外,有一片300多亩的“东方普罗旺斯花卉种植园”,这是近几年村子发展的一个亮点。村民把土地租给老板,土地集约化经营,并录用村子里适合的村民在种植园工作。一位村民说,郭家坞的人均耕地面积只有半亩,对于一个三口之家来说,如今靠土地出租每年能收入4500元,比之前自己种地的收入高出不少。

种植园里,郭家坞村民郑阿姨正在塑料大棚里劳作。这段时间,正是熏衣草的移栽时节,将大棚里的熏衣草花苗,先移入盆中,再从盆中移到外面的花田。大约过半个月后,熏衣草就花开满园了;那时,郑阿姨的工作就是给游客做饭。

每天中午11点多,郑阿姨照旧骑着自行车回家吃饭。中午有吃饭休息时间,离家又近,每天有60块钱的收入,再加上自家的土地出租给花田所得到的补贴,她很满意目前这个工作。

每年四月中旬到十月底,“东方普罗旺斯花卉种植园”和 “索菲亚花海影视基地”都会为郭家坞吸引到大批的客人,拍照之余,有的客人就吃住在村子里。

在水库沿岸的其他几个村子里,也有一些观光采摘种植园,草莓、葡萄、火龙果等等。在一处蘑菇大棚里,村民随手从培养基上掰下一朵朵蘑菇,发出脆脆的“嘎嘣”声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雪松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秦斌

特写

水库边的休闲格调

在怀柔城区,府前西街是从怀柔一中通向水库大坝的一条小路,南边是树木葱郁的龙山,北边靠近水库大坝有一个叫“首尔”的韩式咖啡馆,老板是一位韩国太太,名叫崔丁允。

9年前,崔丁允和在北京做家具生意的丈夫买了位于怀柔水上公园(又叫“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纪念公园”)和怀柔水库之间“丽湖馨居”小区的房子。有一天她沿着龙山东路散步到府前西街,发现了这个位于山边湖畔的角落。当时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乡首尔。而在首尔,这样的山脚下和湖边,一定会有很多咖啡馆。于是她在这里开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家咖啡馆,设计成小资情调、清新风格,九成客人都是路过的中国人。每周五傍晚,崔丁允开始最忙碌的工作,很多周末来怀柔玩的客人会光顾她的小店,她甚至需要和厨师一起在厨房里做菜。

这家韩式咖啡馆映照着怀柔水库沿岸城区生活的缩影。在水库沿岸开放的休闲活动区域,每天早晨都有不少老年人练太极拳,周围小区里也有不少年轻的夫妇推着婴儿车在这里遛弯。而水库边上的小区房价也已大幅飙升。薄暮时分,站在龙山上俯瞰水库,碧波粼粼的湖面周边,一座座高层的洋气建筑,让人联想起海边摩登城市的格调。

除了龙山以外,怀柔广播电视发射塔所在的担子山也是一处俯瞰水库的好地方。山脚下是中国登山训练基地,山上住着金志达和刘淑玉夫妇。为了看守发射塔,夫妇二人已在这里住了23年;23年间,他们从守塔的小院和房间的窗口,从不同角度看遍怀柔水库的朝晖夕阴。前两年,金志达买了一台专业相机,天气好的时候,就拿出来拍一拍水库。摄影记者开玩笑说,再好的摄影师拍出来的怀柔水库,都比不上金师傅,因为他才是最了解水库的人。金志达和刘淑玉的老家都在雁栖湖边,他们说在自己30岁以后,能远眺水库20多年,也是一种冥冥的缘分。

刘淑玉还记得,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非政府组织(NGO)论坛在怀柔举行的时候,他们经常透过窗户,看到怀柔一中和毗邻的国家经贸委培训中心的帐篷区,搭起的一个个白色的帐篷,漂亮极了!在他们心中,那时候的感觉,并不亚于一些在赛场见证了2008年奥运会的幸运者。而今,2014年APEC会议将在他们的老家雁栖湖边召开。雁栖湖和怀柔水库,作为怀柔这个北京卫星城“国际会都”的标志性地点,隔着近20年的时光,以2014年APEC会议与95 世妇会(NGO)论坛遥相呼应。

(原标题:怀柔水库岸边低调“水”生活)

关注“酷走旅游网”获取最新旅游资讯

新浪微博:酷走旅游网
微信公众号:酷走旅游网
(酷走智游顾问已上线!欢迎您在微信公号中通过对话来直接查询景点/景区的信息,秒回哦!)
相关景点
相关专题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