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福建屏南自助游攻略(2015版)——在屏南,在白水洋,在水的心里

所属地区:福建 宁德适合人群:所有人出游难度:轻松
适合天数:1-2天花费预算:500元适合时间: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山水之间,畅快淋漓 作者:佚名)
(山水之间,畅快淋漓 作者:佚名)

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急驰,翻山越岭。相比在之前在天门山走过的山路来说,这本不算什么,但这几天厦门、福州一路走来,见惯了江南温婉缓和的山路,没想到闽东北也有这样的路况,难怪民间历来称闽为“八山一水一分田”。

屏南,一个在脑海中从未出现过的地名,如果不是周大哥的盛情邀请,可能以后也很难有机会来,就如同“无限风光在险峰”的道理,美好的风光总不太能轻易看到。这个位于福建省东北部山区的小县城,境内峰峦绵延,溪涧纵横交错,一座座古桥承载着岁月的沧桑,与青山秀水、古村人家交汇成了一副副悠远的风景。它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用那种淡淡的、沉静的、朴素的美,向我们讲诉了一个个并不遥远的小城故事。

流水:在山水之间,畅快淋漓

从进入宁德市开始,天就下起了雨。空气中潮湿的阴郁和雨水带来的宁静,让我先前的好心情大打折扣。说实在的,真的很不喜欢下雨,尤其是这种淅淅沥沥、下个没完的雨。一遍一遍地吟诵《雨巷》,然后期待邂逅某个撑一把油纸伞,有着丁香般颜色和丁香般芬芳的姑娘。在我看来,那纯粹是一个属于诗人的雨天;而我,喜欢的永远是晴朗而明亮的天,还好,北京的雨水并不多。车外,雨势越来越猛。豆大的雨点直直落下,打在车顶、挡风玻璃上啪啪作响。来接我们的周大哥说:“凡是当地有远到而来的客人,就会下雨;雨下的越大,表明客人越受欢迎。”不知他是在安慰我们,还是无厘头呢!我望着窗外仍在继续的大雨,不禁心升了“怜惜”,虽然自己很不喜欢雨,但当这雨水被赋予了如此美好的意义之后,我发现它们其实也是满怀善意的。真正走进屏南,才发现这里处处看水,有洋、有瀑、有溪、有湖……无论静的还是动的,无论清的还是浊的,水绕着村、村依着水,水村相连,村水相映。

在群山环抱的深涧之中,豁然出现一方平展展的水,水面足有好几个球场那么大。流水浅浅的、匀匀的,清澈见底近似透明,如烟去飘忽,如薄岚拂地。这儿就是神奇的白水洋,一方工卧于峰峦之间水质清甜的山窝平洋。

(凌云栈道 作者:风如水)
(凌云栈道 作者:风如水)

“高峡出平湖“我见过,而”深涧生平洋“又有几多?面对眼前浩瀚宽广的水面,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行的周大哥告诉我们,这里长年流水缓缓,深时不会过膝,浅时也只没踝,游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中闲庭信步或是追逐嬉戏。徐徐的流水如同跳跃的音符,时而扬波,时而涌浪,哗哗之声不绝于耳。浅水下面的溪床也朗朗可见,它不是金色松软的沙粒,不是黑色稠黏的泥土,不是大小不一的碎石,而是一块平坦得近乎无缝的褐红色巨岩,其中最大的面积竟有4万平方米,实属奇特。当地百姓形象地称之为“水上广场”。

我迫不及待地穿上进园时发的白线袜,快步走入“广场”中央,站在溪床之上,感受巨型岩石的踏实与坦然。溪水舒缓地流过足踝,摩挲着脚面,水花绽放,更让我心花怒放,真是一份难得的消暑享受。上岸后,我闲静地坐在临水的一个凉亭里,欣赏着四周旖旎的山光水色。远近的群岭,蜿蜒起伏连绵不绝,林木蓊郁,流绿溢翠;宽阔的洋面,在斜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前推后涌地跳动起白炽点点,如梦如幻。

白水洋的水,流进鸳鸯溪,壮阔的洋面就渐渐收拢成了涓涓细流。在高山低壑穿越的小溪,因为有了丰沛水量的融入而变幻莫测、妩媚多姿。行走在溪谷林间,处处可见的是林荫蔽天、落叶铺地、流水潺潺和野藤蔓蔓。走着走着,仿佛听见了似闷雷一般地声响,上前问过,才知百丈漈瀑布已不远了。沿着溪畔石径继续前行,没几分钟就到了。“鸳鸯溪山高岭峻,处处可见高高悬挂的瀑布,不过唯有这个百丈漈的气势最磅礴。”周大哥介绍说。我仰望瀑布,蒙蒙细雨扑面而来,赶忙用衣服遮住相机,穿过迎面的“烟雨”,沿着旁边的一条石阶路住上跑,觅得高处一个平台站下。看那瀑布倾泻,流水撞石击礁,喧哗奔腾;俯视潭底,瀑流打在水面,激起一朵朵剔透的小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卷扬的水波如同鱼肚翻白,晶莹透亮;而潺潺的流水则泛蓝吐绿,尽染两岸青山黛影。水在这里被演泽成了一首律动的诗。

廊桥:千年的绳墨传奇中,长虹凌空

屏南山多,水多,桥也多。涓涓溪流之上,一座座廊桥凌空架设,犹如长虹卧波,连接着山里山外。其中木拱廊桥最负盛名,它是中国传统木架构桥梁中技术含量最高的品类。在屏南,保存较为完好的古代木拱廊桥有13座,但要想看遍所有的,在时间上还真有些“奢侈”,于是我们只好选了有“最长木拱廊桥”之称的万安桥作为此次的重点探访目标,从那营造了千年的绳墨传奇中,去见证不需寸钉片铁便可长虹凌空的建筑技艺。

(看谁跑得快 作者:风影162)
(看谁跑得快 作者:风影162)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向着长桥镇进发了。虽说在青翠欲滴的群山峻岭中盘旋,让人有些头晕,但我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那些叠翠的峰峦、纵横的溪流、古朴的村落如同一幅令人眼花缭乱的画,每一部分都独立地存在着。终于,为这块土地缘何会有这么多的廊桥,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解释:如果没有了廊桥,这里的青山绿水和古村幽巷该是多么地隔绝,多么寂寞呀!

始建于北宋的万安桥,横跨于长桥镇的龙江溪之上,桥长98.2米,是全国现存最长的古代木拱廊桥,清乾隆七年再次重建。桥的造型古朴别致,桥面以规格木板构成美丽的图案,桥廊两边设栏杆,内架板凳;桥槛上方为穿斗式梁架,顶盖青瓦,优美且不失刚健。270年的风雨侵蚀并没有将桥身的艳丽色彩抹掉,远远望去,让人觉得不仅是一座廊桥,更是上苍遗落在人间的彩练,眼前不由得一亮。因为藏在闽东深山的缘故,万安桥至今仍保留着让人惊喜的原生态。这里没有旅游景点的游人如织,廊桥就只是属于长桥镇百姓的那一座。走在桥上,你会看到蹦蹦跳跳、跑来跑去的孩童,看到拎着鸡和菜缓缓走过的妇女,看到靠在桥头乘凉歇息的老人,以及摆一溜桌椅凑在一起打牌、聊天、喝茶的老乡………

廊桥“翼翼楚楚,无处不堪图画”,对游客来说,它是一道奇特靓丽的风景;而在当地百姓心中,却是千百年来一脉相承的生活—朝出暮归的通途、供人歇脚的风雨亭、村民娱乐聚会的优雅场所。

除了用以交通和艺术本身的巨大价值外,屏南的木拱廊桥还与地方民俗、宗教信仰密切相连。在全县现存的13座古代木拱廊桥中,有相当一部份还保留着神龛、香炉。当地百姓,尤其是妇女,每逢农历初一、端午、春节等重要节日,还有上香祈福的习俗。始建于清同治三年的双龙桥位于白水洋鸳鸯溪上游,我们参观时,恰好赶上来自周边村子的一群老阿婆在“踩桥祭屈原”。她们身着鲜艳的诵经服,手里拿着香纸和粽子,不知何时就聚集在了桥头。只见她们边扭边唱,摇头晃脑,很是专注。我是完全听不懂她们在唱些什么的,只好跟着人流往桥中走。路遇围观的一位老乡,便问了他:“阿婆们在唱些什么?”老乡告诉我:“是《观音经》。”我正疑惑着为何祭屈原还诵《观音经》呢,却看到桥屋中供奉着的是一尊观音菩萨像。佛龛两旁的楹联上写着:“杨柳枝头甘露洒,千层浪头显神通。”恍然大悟,原来这里在祈求观间菩萨救护水难,保佑一方平安。

(阿婆“踩桥祭屈原” 作者:佚名)
(阿婆“踩桥祭屈原” 作者:佚名)

阿婆们在桥上来来回回走了三趟,唱完经后,还在桥边呼唤了一阵子。学识渊博的蓝风老师猜道:“这应该是在呼唤屈大夫来享用香纸,唤鱼儿们吃粽子吧。”随后,阿婆们便焚化了香纸投入水中,又向桥下抛出了粽子,以示对屈原的敬仰,并为自家祈福。我赶忙跑到桥下,想拍几张阿婆抛粽子的照片,才发现这桥真的好高。“不用寸钉片铁、只凭榫卯衔接”,此种精妙绝伦,让人不得不对那些建桥者产生五体投地的敬佩之情。在我看来,建造廊桥更像是一门用智慧和审美情趣与山多溪广、封闭隔绝相抗衡的艺术,这种抗衡的结果不是冲突,而是达成了自然和谐共处的默契。文化的东西,总有它抹不去的痕迹。无论岁月沧桑,时空变迁,留给后人总能有无限遐想。

故事的主人公叫黄春财,是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的非遗传承人。他出生在长桥镇的一个造桥世家,祖父黄金书是清未享誉闽东北的廊桥工匠,父亲黄象颜更是一生造桥31座。等到手艺传到他身上,已是第七代。

15岁时,黄春财便跟随父亲跋山涉水,到建瓯、顺昌、古田等邻县造桥建屋。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他不但学会了造桥,还会造水车和各种家具。1956年,只有20岁的黄春财就“主绳”建造了上圪桥,成为廊桥工匠的后起之秀。什么是“主绳”?这里需要做一下解释。它源于木工的“绳墨”一词,就像现在的总工程师,除了绘图之外,测算、施工、雕刻等都是必备的能力。在古桥的大梁上,“主绳”和“副绳”的名字都会连同建桥时间一起刻在上面,博得后世瞻仰,无上荣光。如今,别看黄老已74岁高龄,但在屏南,却是最年轻的一位建桥“主绳”。

木拱桥的建造延续着古老的传统,整个流程包括截苗木、建桥台、造拱架、架桥屋。施工过程完全由手工操作,而且要善于计算每根苗木的尺寸。这些看来牵涉到物理、数学等诸多学科的计算问题,即便是对于现今建筑系毕业的科班生来说,不用3到5个月的时间也是完成不了的。但在黄春财手中,同样的活只用一个晚上就可以完成。黄老说:“只要你喜欢,做起来就会很快。”

(廊桥是山之间的纽带 作者:风影162)
(廊桥是山之间的纽带 作者:风影162)

当我们问他,这门技艺会如何传承下去时,黄老“隆重地”推荐了他的小儿子黄闽辉。小伙子朝气逢勃,4年前开始跟着父亲学习木拱廊桥的建造技艺。别看只有26岁,作为主要负责人,如今的他已经完成了一座新桥的建造,还在大梁上刻下了自已的名字。对此,黄老笑言:“年轻人脑子活,学得快,现在他计算、绘图都没问题。”当我得知,黄闽辉能将现代的CAD绘图用于木拱桥的新桥设计和旧桥复原时,尤为欢喜,心想这恐怕是将传统与现代、古老与新潮相互结合的最好例证了。

踏上回去的路,临别时黄春财老人对我讲的话在耳畔久久回响:“等我真正老了,使不上劲了,我希望两个儿子能接我的班,把廊桥的文化发扬光大。”

古村:一步千年,小巷幽幽庭院深

返回屏南县城后,沿屏宁二级路一直向东,没多远就拐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路口。这一拐,仿佛是跨越了千年的时空,不经意间跌落回一个远离现代文明的古村落。这儿就是我们屏南之行的最后一站——漈头古村。始建于唐僖宗乾年间的漈头村,迄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走进古老的村庄,明清风格的土木建筑比比皆是。土墙青瓦、朴实无华的平民之屋与粉墙黛瓦、雕梁画栋的富绅之居相互毗邻,密集而居。

也许是午后的缘故吧!村子里没太多人静悄悄的,我们也自觉地收敛了不少,默默用镜头寻找自己心灵的共鸣,大门上方的“文魁”、“武魁”牌匾,门口墙内挂着蓑衣、竹筐,蹲在门口抽旱烟的“斗笠”老农……徜徉古巷,仿佛每一座房子都有道不尽的故事和看不厌的风采。

村中最像样的路也就不到两米宽,在周围高大门墙的夹击下形成了一道幽深的小巷,每块踩在脚下的石板都像刚刚被冲洗过一样泛着青光。想象一下,在月光皎洁的夜晚,倾泻在青石路上的光芒是不是能给我很多灵感呢?这样充满画意的地方,难怪千百年来人才辈出。带着我们参观漈头村的村民老张自豪地说:“我们这历史上曾有过‘叔侄两进士,父子三贡生’的辉煌,历代科举人士有200多人,名列屏南‘四大书乡’之首。”

(一步一千年 作者:佚名)
(一步一千年 作者:佚名)

青石板传来笃笃的门杖声把我的思绪拉回,跟着老张左拐右拐,来到一座宽敞的四合院前。院子里柴垛整齐,有一位老人正在编草鞋,看到大家呼呼啦啦地进门,他停下手中的活,用善意的微笑迎接着我们。走进宅院,迎面是一道中门,穿过后就是正厅了。牌匾、梧桐木板联悬挂在厅堂的正中和两侧。这百年老屋虽未经有效修缮和保护,已显得有些破败,却仍可见当年奢华威风的气派。古香古色的家具、精雕细刻的门窗、形象古朴的石雕、惟妙惟肖的木雕,让人不得不赞叹古代能工巧匠的精湛工艺。

出了宅院,看到一条穿村而过的小溪。老张说:“这叫鲤鱼溪。”关于它的由来,流传着好多说法。有的说源于唐朝,有的说传自宋代。不过,真正有记载的可以追溯到清朝初期。当时大多数村民喝的都是这溪水,为了防止外人投毒,就在溪里放养了鲤鱼,取“鲤鱼跳龙门”的吉祥之意,并制定了乡规民约,保护鲤鱼。几百年来,在这1500米长的溪流中放养了数也数不清的鲤鱼,红的、白的、黑的,成群结队,在溪中悠然自得。

其实,漈头村留给我们的又何止这些,随便一座古厝、一段古墙、一条古巷,都充满了穿越历史的质感,若是经过中老者讲解,那这里的故事就会如鲤鱼溪的水,源源不绝,令人情不自禁地发出幽古之谓叹……

在离开屏南的时候,天又下起了大雨,一路上所见的倩影仍在眼前挥之不去。和许多古风相传至今的小城一样,屏南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屏南人有着山外难见的可爱与率真,他们漫长的时光都和这水、这桥、这村一起度过,他们在这片朴素而沉静的土地上自由地构建起了俗世的天堂。而真正屏南的美,是该用心灵的胶片拍摄的。

(文字作者:风如水)

悠然自得,不觉千年 作者:佚名
悠然自得,不觉千年 作者:佚名
青山挂直瀑 作者:风如水
青山挂直瀑 作者:风如水
又是一个丰收年 作者:潘世国
又是一个丰收年 作者:潘世国
云雾养好茶 作者:张得强
云雾养好茶 作者:张得强
牛王争霸赛 作者:海歌
牛王争霸赛 作者:海歌
上洋弧瀑和双龙桥 作者:佚名
上洋弧瀑和双龙桥 作者:佚名
流逝 作者:风如水
流逝 作者:风如水
浅水广场 作者:风影162
浅水广场 作者:风影162
幼者乐水 作者:有约约
幼者乐水 作者:有约约
廊桥遗梦 作者:风影162
廊桥遗梦 作者:风影162
古村旧事 作者:周运杰
古村旧事 作者:周运杰
听爷爷讲故事 作者:周运杰
听爷爷讲故事 作者:周运杰
飞流直下 作者:风如水
飞流直下 作者:风如水
戏水的彩练 作者:张峥嵘
戏水的彩练 作者:张峥嵘
自鱼自乐 作者:alan
自鱼自乐 作者:alan
相关景点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