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上海地下80多米深坑酒店:差一点成了行业笑话

杭萧钢构的施工人员在工地上。
杭萧钢构的施工人员在工地上。

上海佘山国家公园南侧,有一个80多米深、约5个足球场大小的采石坑。这曾是一个历史难题,但现在,世界上海拔最低的豪华酒店将在深坑里横空出世。近日,央视《中国建设者》栏目播出了该酒店的建设过程,让这家神秘的酒店迅速走红。钱报记者前往该酒店一探究竟。

从沪杭高速大港出口下,15分钟左右的车程就到了上海松江区佘山镇横山村,神秘的深坑酒店就在这个人口不足3000的村庄里。

徐大伯几乎在横山村生活了一辈子,他从未想过家门口的那个大坑有一天会变成一家酒店。“喏,那边,我们小时候就在旁边玩,底下是采石场不准下去的。”他一边熟练地剖着自家养的土鸡,一边指了指不远处,“听说要建七星级酒店呢!”他不清楚七星级酒店是什么样,但他脸上还是露出骄傲的神色,连声音都大了一些,“反正很豪华很豪华的咯,以后我们可进不去啦。”

地下80米,有一家神秘酒店

蒋韬在工地门口等着我们。深坑酒店项目的主体钢结构施工由杭萧钢构承建,蒋韬是杭萧钢构派驻的现场负责人,在这里已经驻扎了整整三年。

“先去观景平台看看吧。”他的语调很随意,好像在说“先去办公室坐坐”,他拿出钥匙打开了那扇通往观景平台的天蓝色铁门。于是我们就这样毫无准备地一头“撞”进了深坑。

我们脚下,是一个七八十米深的大坑,东西、南北宽均超过250米,周围全是陡峭的悬崖,大部分地方几乎呈90度,就在这个深坑里,一栋八九十米高的圆弧建筑傍着悬崖峭壁拔地而起。建筑主体分左右两大部分,左侧为向外凸出的圆弧,右侧为向内凹进的圆弧(又称双曲面结构),它看起来更像是电脑中虚拟的建筑。

“像不像镶嵌在地下的一幅太极图?”蒋韬这么问,其实并不需要我们的答案,早在现场施工之前他就已经在电脑里看了一年的建筑模型,对这栋建筑他几乎跟设计师一样了若指掌。虽然还没有完工,但据报道,作为世界上海拔最低的酒店,深坑酒店已经和迪拜帆船酒店同时入选世界十大建筑奇迹中的两大酒店类奇迹。而深坑酒店的设计团队,正是迪拜帆船酒店的原班设计人马——阿特金斯团队。深坑酒店的设计总监马丁·约克曼也曾参与帆船酒店的设计,这位设计师时不时会出现在蒋韬的朋友圈里,“因为他经常来现场看施工进度,常能碰到。我们用英语+手语交流。”

深坑酒店创造了国内钢结构行业的众多第一。杭萧钢构副总工程师徐韶锋说,通常地面的钢结构建筑,只有地面一个支点,而深坑酒店则上、下各有一个支点,相当于给酒店上了“双保险”,建筑主体更加稳固。“深坑酒店双曲面的奇特造型,对钢构件的加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整个建筑一共用了8100吨钢材,而且总共14000只大大小小的钢构件,没有一只是重样的。可以说,在同等规模工程中,深坑酒店的构件种类是最多的。”

行业“神话”差点变成“笑话”

负80米的海拔深度、暴雨倒灌、悬崖上施工……尽管有着强大的设计、施工团队,经过了严密的计算和工程模拟,但在正式施工中深坑酒店项目依然遭到了无数现实的打击。

一般的钢结构项目,楼板是跟随主体结构同步施工的,在组装上一楼层的钢柱时,完成下部楼板混凝土的浇筑。但深坑酒店的建筑位于深坑内,而且是曲面的造型,如果这样层层浇筑,在酒店上部没有形成有效支点的情况下,随着荷载的增加,主体结构就可能发生偏移,最终“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深坑酒店施工时,我们采取了全部钢结构框架安装好后,再浇筑混凝土的办法,通过减少荷载避免建筑偏移。”徐韶锋说。

听起来很简单,但别忘了深坑酒店的施工在地下负80米的坑底,向下输送混凝土国内外几乎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工程师们曾测算,如果用塔吊吊装运输混凝土,那么完成整个浇筑大概需要花上十年,而此时距离结构封顶的期限仅剩290天。

若运输问题解决不了,“行业的神话”很可能变成“行业的笑话”。将混凝土从高处浇入坑底,比水从低处往高处流难度还大。因为上下落差太大,混凝土在高速下落的过程中就会离析,水、砂浆、石子各自分离,根本无法使用,更谈不上保质保量。前期实验中甚至尝试过用钢板来承接自由落体的混凝土,结果石子就像子弹一样在钢板上击出一个个凹坑。

为此,有着30多年工作经验的混凝土专家和现场技术负责人、钢结构工程师,一起研发了77米深全势能一溜到底混凝土输送技术,最终解决了深坑内混凝土输送难题,而此施工技术也申请了专利。

小鲜肉进去,老腊肉出来

2014年7月,“深坑酒店”第一次出现在蒋韬的朋友圈,而后三年他的朋友圈除了女儿,几乎每条消息都与项目有关。“小鲜肉进去,老腊肉出来!”蒋韬笑说,今年年初项目部被评为公司内部的质量标杆集体,他虽然觉得辛苦没有白费,却还是忍不住自黑,“脸又黑了一号。”

“都是被这个项目折腾的!”正聊着,中建八局深坑项目技术负责人谢高华刚好路过,顺便也调侃了一句。自从在《中国建设者》第五季中露了脸,谢高华也是工地上的名人了,只是若非早有了解,你大概也看不出来这个戴着眼镜、胖乎乎、皮肤黝黑看上去像是70后的汉子,其实是个90后的“小鲜肉”。

如他所说,“都是被这个项目折腾的”:因为施工难度大,几乎就没有不赶工期的时候,最忙的时候24小时三班倒,工人们还能轮班休息,而工程师、技术员们却不得不连轴转。

蒋韬一边领着我们参观项目,一边也说起他们在施工现场工作之外的生活。

“那边,也是我们工人师傅自己种的。”说话间我们正穿过一片田埂,脚边就种着土豆、青菜,右手边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不远处还有已经爬杆的番茄,蒋韬说,这些都是工人师傅在工作之余自己动手开了荒地种上的。“晚上不值夜班,我们也会去河里摸螺蛳、钓汪刺鱼,鲜得来……”

在工地上三年,蒋韬和他的同事们自然也找到了工作之外的乐趣,他口中摸螺蛳的那条河就是横山塘河,曾经在2013年台风菲特横扫上海时河水倒灌淹没过深坑,如今河堤被加高、加固,温顺如一道“护城河”,未来这里的河水还将成为深坑酒店瀑布景观的水源之一。

钢结构工程全部完工后,蒋韬将和他的团队撤出深坑酒店施工现场,算来也就一两个月了。“以后再要来看看,估计就得买门票了。”蒋韬有点感慨,他入行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杭州钱江新城的地标之一城市阳台,如今深坑酒店项目又成了他入行满十年的新坐标,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工地入口处的施工铭牌上写着,深坑酒店的竣工日期是2018年6月底,再过一年,我们就能看到这家世界上海拔最低酒店的完整模样。

前期实验中甚至尝试过用钢板来承接自由落体的混凝土,结果石子就像子弹一样在钢板上击出一个个凹坑。(本报记者 王燕平 詹丽华/文 俞 跃/摄 )

关注“酷走旅游网”获取最新旅游资讯

新浪微博:酷走旅游网
微信公众号:酷走旅游网
(酷走智游顾问已上线!欢迎您在微信公号中通过对话来直接查询景点/景区的信息,秒回哦!)
相关景点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