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长岛至蓬莱客轮“和航兴龙”号脱险记

恶劣天气中推进器遭缠绕失去动力 船上284人面临危险 乘客中有潜水教练自告奋勇下水解绳客轮“和航兴龙”号脱险记

8月16日中午11点50分许,排水量2200吨的滚装客船“和航兴龙”号终于抵达了山东蓬莱港码头,这比它原本计划的到港时间晚了整整20多个小时。8月15日上午,“和航兴龙”轮在山东长岛县大钦岛靠泊码头时,突遇强对流天气,船只推进器被养殖架绳缠住失去动力,船上有284人。在搭乘该船的乘客中,刚好有几人是济南一家潜水俱乐部的教练,他们主动要求下水,与当地救援指挥部的潜水员一起清理缠住推进器的杂物。

15日上午9点

客船失去动力被困海面

长岛县是山东唯一的海岛县,32座岛屿中仅有10座有人居住,其中,砣矶岛、大钦岛、小钦岛、南隍城岛、北隍城岛被俗称为“北五岛”,分布在渤海海峡中部远离大陆的区域。这里的居民绝大多数以打鱼和海水养殖为生。近年来,这里独特的风景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打卡”,往来于这些岛屿和大陆之间的船舶也越来越多。

隶属于烟台长岛祥隆水运有限公司的滚装客船“和航兴龙”轮,从2017年投入使用以来,便一直航行于长岛“北五岛”与蓬莱之间的这条航线。该船总长60米,宽约14米,总载重量达460吨,排水量2200吨,属“小型客滚船”。

15日上午7点多,来自石家庄的游客胡先生和其余乘客一起,从南隍城岛码头登船,船舶中途短暂停靠大钦岛等码头后,将返回蓬莱。按照计划,他们将在上午10点钟左右在蓬莱港上岸。

“这艘船有两层,下面一层是运送车辆的,上面一层是搭载乘客的,因为航行时间短,所以搭载乘客这一层都是座位,没有床铺,我们登船后不久就开船了。”胡先生说,“船开出去了10多分钟,天气忽然阴了起来,紧接着便下起了雨,刮起了大风,我们感觉船晃动得非常厉害。又过了一会儿,船速一下子变慢,不久便无法动弹了。我们乘客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后来船上广播说需要临时停船一段时间。”

15日晚上8点

渔民往返多趟运送食物药品

可“和航兴龙”号这一停,却是20多个小时。

据长岛县委宣传部后来的通报称,“‘和航兴龙’轮在大钦岛靠泊码头时,突遇强对流天气,大风伴雨严重影响航行视线,船只被风浪压进距码头约200米的养殖区,船舶推进器被养殖架绳缠住失去动力,船上284人,其中船员15人,载客269人。”

在大钦岛上开办渔家乐的老板唐先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15日早上9点多,他发现距岛不远处的海面上停着一艘客船,他熟悉海岛周围情况,一看船的位置,就知道“和航兴龙”号被水产养殖区里的绳子和网箱缠住了。

“我和附近几个渔家乐老板判断,船上的食物可能会短缺,便联合起来蒸了馒头,煮了鸡蛋,开着我们自家的小渔船靠了过去。”唐先生说,岛上的第一批渔民是上午10点左右靠近“和航兴龙”号的,除了食物,还给船上的乘客送去了被褥、晕船药等用品。

参与到其中的还有大钦岛上的海带养殖场负责人汤道辉。汤道辉表示,自己家有两艘渔船,每艘船上都有5名经验丰富的渔民。他们的这两艘船从早上10点开始,一直运输到晚上8点多,来来回回大约有8趟,风浪小的时候往返只需要10分钟,风浪较大的时候,往返一次得花费1个小时左右。

“渔船要比客船小很多,即使靠在一起高度也不一样,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船上的食物扔不上去,后来便找来绳子,用绳子吊到大船上去。”汤道辉说,“最危险的时候是15日下午5点钟左右,那个时候风浪最大,风力应该达到了7级左右,浪有3米高。”

15日晚上10点

潜水教练申请下水清理推进器

汤道辉介绍,水产养殖区靠近海岸或者集中在岛屿周边,一排排的养殖网箱被绑在绳子上,一般海水养殖区只能进入小型渔船,大船一旦进入推进器就有可能被绳子缠住。

汤道辉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次事件中,他养殖场的网箱就受到了客船的破坏,里面的海带和扇贝苗种很多都被损毁,有可能损失不小,但是他当时首先想到的还是帮助穿上的乘客。

在渔民帮忙救助被困客船的同时,山东省海上搜救中心在接报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协调专业救助船“北海救115”轮、“北海救201”轮搭载5名潜水员前往救助,并协调专业救助直升机做好待命准备。现场制定了船舶拖带、切割缠绕养殖架、船舶靠泊接人等多套方案。

15日当天,根据对实际情况的评估,由于养殖区情况复杂,船舶螺旋桨已被缠死,船舶拖带困难,且现场风力达到8级,水下作业难度极高。救助团队决定重新制定救援方案。

40岁的邹迎春是船上的乘客,同时也是济南一家潜水俱乐部的教练,拥有国际潜水组织认可的潜水教练证,曾经参与过多次水上救援工作。当时,他正带着1名助教和13名学生乘船去蓬莱做国际潜水课程的开放水域部分培训。

船只遇险后,邹迎春立即想到了一个办法——下水清理推进器。因为是去进行培训,邹迎春刚好携带了一套专业潜水装备,船只刚被困时,他便找到船长,表示这是船只缠摆,他可以潜到水底帮助解开缠住的缆绳。

“船长一开始有点儿惊讶地看着我,我详细和他说明了情况,并拿出了我的潜水教练资格证和潜水设备。”邹迎春说,“不过船长不敢让我自己下水,提出先等待专业救援队赶来再说。”

随后,邹迎春详细查看了船只周围的环境,发现海浪过大,而养殖区的航道过窄,除了渔船,船体稍大的专业救援船很难进来。15日晚上10点,邹迎春再次提出下水解开绳索,但当时天色已晚,能见度很低,经过船长和上级部门商议,决定等16日天亮后再让邹迎春下水尝试解开绳索。

16日凌晨5点

第二次下水后解开缠绕绳索

16日凌晨4点,天刚蒙蒙亮,船只被困水域天气已经好转,在获得相关部门批准后,邹迎春便和他的助手下水查看情况了。

“下水后我发现船只的两个推进器都被缠住了,上面横七竖八地缠着很多绳子和渔网,必须要借助工具。”邹迎春说,“随后我返回到船上,和船长说明了我清理绳索所需要的工具,船长和其他工作人员便很快去帮我协调了。”

一个多小时后,一只小船带来了邹迎春所需的气瓶、压缩器、铅块等装备。5点多装备一送到,邹迎春和他的助教赵佳旺再次下水了。

在清理推进器的过程中,邹迎春遇到一个最大的困难,缠住推进器的有一根主缆绳,和成年人的手臂差不多粗,这根主缆绳牵扯到很多养殖区域的网箱,如果不割断,船走不了,如果割断,那养殖户养的海带苗和扇贝苗则有可能遭受损失。

“我和助手在水下决定了一个方式,就是用重物将这根主缆绳压低,把船的推进器从主缆绳上绕过去。”邹迎春说,16日早晨6点左右,这根主缆绳的问题被解决,而处理完这个问题,其他的一些缠绕就好办了,邹迎春和其他潜水员很快便解决了。

16日早晨7点

“和航兴龙”号解困

邹迎春告诉北青报记者,“和航兴龙”号被困的水域水下环境很复杂,那根主缆绳随着水流上下浮动,一旦不留神,潜水员与主缆绳发生撞击,潜水员很有可能昏厥甚至死亡。而缠住推进器的其他绳索和渔网,都是由尼龙绳制作的,韧性很强,解除缠绕不容易。

在邹迎春等潜水员解决客船螺旋桨被缠绕的同时,当地救援指挥部又组织了8艘渔船,对现场其他养殖设施进行清除,为“和航兴龙”号开辟出了一条驶离海产养殖区的航路。

16日早晨6点30分许,两艘大马力渔船将“和航兴龙”号拖离了海产养殖区,7时许,“和航兴龙”号再次开启了自己的发动机,客船恢复动力。

16日上午9点30分左右,“和航兴龙”号在长岛港码头靠岸,随后继续航行,11时50分许,抵达蓬莱港码头。

文/本报记者 付垚 实习生 向连 李鹏 原标题:客轮“和航兴龙”号脱险记

关注“酷走旅游网”获取最新旅游资讯

新浪微博:酷走旅游网
微信公众号:酷走旅游网
(酷走智游顾问已上线!欢迎您在微信公号中通过对话来直接查询景点/景区的信息,秒回哦!)

相关门票预订:

长岛 ¥105 同程网预 订
长岛海上游 ¥200 同程网预 订

相关景点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