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走旅游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自助游资讯 [手机版]

甘南藏区扎尕那扎西一家人:吃“旅游饭”改变生活

图为甘南迭部县扎尕那景区。(资料图) 南如卓玛 摄
图为甘南迭部县扎尕那景区。(资料图) 南如卓玛 摄

中新网兰州9月25日 (记者 南如卓玛)初秋时节,甘南藏区夏日的“游客大潮”明显退去。记者到访时,旦知扎西在屋顶上补漏瓦片,妻子尕让草在院子里炒青稞,飘香院墙。

48岁的扎西是甘南迭部扎尕那村村长。他的三个孩子,老大在西藏大学读读研,老二在西南民族大学,老三在天水师范学院读大二。一家里出三个大学生,这在藏区农村十分少见,常被人津津乐道。

图为甘南迭部县扎尕那景区。(资料图) 南如卓玛 摄
图为甘南迭部县扎尕那景区。(资料图) 南如卓玛 摄

月初,三个孩子都返校了。今年夏天“打仗”似的接待游客的忙碌也结束了。扎西家的15间客房也闲置了,妻子也不用整日做饭了。整个扎尕那村落经历过两个月的游客热闹,一下子安静了。

2014年,扎西和妻子开了名叫“石城”的客栈,因为“扎尕那”翻译是“石匣子”。土生土长在扎尕那的扎西这大半辈子,见证了这个山村从闭塞穷困到高楼起、游客挤,甚至一天涌来几千人,四个村家家户户“一床难求”。几年间,很多曾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都开上了小轿车。

在开客栈之前,扎西跑大车,在陕西、青海、四川等省,日夜在路上。“哪儿有货,就去那,经常开一整夜,有时候超载严重,遇到天气不好,十分危险,真是拿命去挣钱。”他向中新网记者回忆,那时,三个孩子都还小,村里读完转到县城读,除了交学杂费外,还得租房子陪读、生活费等等,经济压力很大。

图为有游客在扎尕那写生。(资料图) 南如卓玛 摄
图为有游客在扎尕那写生。(资料图) 南如卓玛 摄

“我小时候家里太穷,经常吃不饱肚子,更别说上学了,大字不识几个。没读书是我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所以,就算砸锅卖铁,我也要让我的孩子读书。”扎西说,为了供三个孩子上学,自己啥挣钱干过啥,比如放牧、挖药材、帮人打猎、打工、挖虫草等等。

大概七八年前开始,扎尕那旅游逐渐走俏,游客接踵而至,那时扎西的孩子也大了。“一家人都靠我养家,我如果出什么事,这个家就完了,跑大车太危险”。扎西回到村里和妻子把楼上收拾了一下,放了几张床铺接地游客,没想到夏天的几个月里日日爆满,收入十分可观。

2014年,扎西卖掉大车和家里的牛羊,一共凑够了40万元左右,又贷款45万元,把家门口的牛羊圈、菜地平整了一下,盖起了二层楼,全部装修成了客房,带卫生间。旅游旺季时,一间房卖280元左右,妻子做些当地特色山野小菜卖给游客。四年间,贷款已还完了多一半。

“每年旺季几个月赚二十几万元没问题,一半供三个孩子读书,一半还贷款,再有一年也就还完了,孩子们也快毕业了。”扎西说,回想起小时候扎尕那的日子,做梦也没想过能有现在的生活。

虽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扎西做事公正、人也稳当,村里人推选当了村长。“我没什么本事,但是村里人信任我,我就一定好好干,带着大家努力摆脱贫困,也让村里所有孩子都上学去,别像我们这辈人,出门啥也不懂,要让孩子们因为有文化知识而体面。”他说。

近年来,迭部县先后累计投入近3亿元实施了扎尕那、俄界、茨日那、腊子口等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并建设了扎尕那村等27个旅游专业村,同时引导鼓励农牧民发展藏家乐、农家乐,县城及景区周边农牧民通过从事旅游运输、旅游商品销售、开办农家乐、旅馆、餐馆、在旅游企业中就业等提高收入。2017年该县脱贫人数为1764人316户,其中通过旅游脱贫为372人75户。(完)

关注“酷走旅游网”获取最新旅游资讯

新浪微博:酷走旅游网
微信公众号:酷走旅游网
(酷走智游顾问已上线!欢迎您在微信公号中通过对话来直接查询景点/景区的信息,秒回哦!)
相关景点
相关资讯